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提炼感冒药制冰毒:“最美山城”成制毒重镇,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1-05 15:07

制毒分子通过提炼感冒药中的麻黄碱成分,再进一步制成冰毒。

2015年4月,福建省长汀县公安机关通过情报输出联合漳平市警方成功长汀籍人员涉麻制毒案件。供图/长汀县禁毒办

10年,合成毒品 

如何在国内爆发性增长?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 龚龙飞

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6日总第802期《中国新闻周刊》 

2016年9月,福建长汀县县委书记廖洪深写了一封致全县人民的信。信中,他难过地对县里40万人表示,长汀,这个过去“红军的故乡”,被称为“最美的山城”的福建南方小城,如今,从这里走出的汀籍人员却成了“危害全国毒情最突出的人群”。

在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大陆并不存在冰毒的流通,直到1991年,在广东省发现了境外流入的冰毒——那里是当时中国最为开放与发达的地区。仅在十余年后,在福建省西部山区的长汀县,已成为中国制造冰毒原料麻黄碱的中心之一。长汀籍人员将制毒地点从该县扩大到全国各地,他们制造的麻黄碱一部分运往广东陆丰,再由陆丰制成冰毒转往全国;更大的一部分麻黄碱则从缅北过境,取道湄公河,通往世界各地。

从2007年至今,长汀县获刑入狱的涉麻制毒人员就超过了1000人,还不包括仍潜藏着的大量精通涉麻制毒技术的人。

而长汀县成为制毒重镇,仅用了短短的10年。

“危害全国毒情最突出的人群”

事情要从长汀县南山镇说起,这里是长汀县涉麻制毒的发源地。

南山镇位于长汀县东南方向,山多地少,这里一度是中国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区,耕地少,贫瘠的红壤也产不出农作物。历史上,南山人爱跑江湖是出名的。随着汀州运河的衰败,南山镇的商贸也日趋没落,一批批的南山人离开家乡开始走江湖,他们一般去算命或者做游医,也因此被称作“跳汉”。当时,每家每户都会有几个出门的“跳汉”,挣钱回来养家。

改革开放以后,南山人的游医传统再次被点燃,他们前往更为闭塞的云贵川地区,在那里,南山游医找到了新大陆。云贵川地区的山寨里信息闭塞,缺医少药,南山的游医在这里大行其道。那个时候,闯荡于高原大山里的一个南山镇游医,都有一副标准的行头:身穿白大褂,口里记诵着汤头歌,背囊里裹着听诊器、针筒、止痛药,以及一面“下乡送医”的锦旗,而最重要的法宝是一大摞青霉素。

当初山民们对于大多数的细菌性感染引起的疾病往往无能为力,也不知道有抗生素的存在。南山游医们将青霉素的标签扯掉,随意写上一些新的字母,或者美国进口字样,开价数百元,对于很多头疼脑热的小病,自然起到药到病除的效果。慢慢地,他们留在当地开起了诊所。在云南、贵州、四川、广西的许多乡镇都有南山人开的诊所,他们还彼此保持联系。

2007年夏天,一伙四川人前往云南的各诊所内公开大量收购白加黑、康泰克等感冒药时,引起了在滇南山人的注意,他们发现这些感冒药以翻番的高价转卖给缅北地区的制毒分子,制毒分子通过提炼感冒药中的麻黄碱成分,再进一步制成冰毒。当时,每公斤冰毒在国内的售价为30万元,在菲律宾则卖到了60万元。

“麻黄碱”作为一种基础药物,普遍存在于复方制剂中,10盒新康泰克的感冒药里就含有4到5克的麻黄碱。麻黄碱呈结晶性粉末状或针状,白色、无臭、味苦,能够使皮肤、黏膜以及内脏血管收缩,通过激动肾上腺素受体,减轻充血反应,缓解鼻塞症状,因此在鼻炎和感冒治疗方面颇有疗效。它还能使人体的脉压加大,血压升高,由于血压升高而反射性地使迷走神经兴奋;刺激人的大脑皮层和皮层下中枢,使人精神兴奋、失眠、不安和震颤。长期服用含麻药物,就有成瘾的可能。

国际上早已经普遍开展了对含麻黄碱药物的管控。在2005年8月26日,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颁布了《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对含有麻黄碱的药物进行列管。尽管如此,在偏远的云贵川地区,列管仍很难实行,加上与云贵川地区相邻的就是冰毒制造的老窝——缅北,这使得云贵川地区成为麻黄碱聚集的要地。

从2007年开始,南山游医用卡车一车车地将感冒药运往缅北,再将成捆的现金带回云南。当他们带着财富回到福建南山镇,很快就有更多的南山人一批批奔向云南。他们向周边的河田镇、童坊镇、涂坊镇甚至周边省市蔓延,开始做贩卖麻黄碱的淘金梦。



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国内| 国际| 焦点| 文化| 财经| 户外| 旅游| 时尚| 生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