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中国共产党研究:海外学界如何研究百年党史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07 16:34

中国共产党研究:海外学界如何研究百年党史

2017-12-06 13:42 来源:东方网 专家

原标题:中国共产党研究:海外学界如何研究百年党史

  原标题:澎湃新闻

中国共产党研究:海外学界如何研究百年党史

10月20日,“中国共产党百年研究的海外视角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社科院国际创新基地举行,本次研讨会由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中国学研究所主办,20余位国内外学者与会。为期一天的会议相当紧凑,共设置“海外关于毛泽东的研究”、“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国际话语研究”、“海外中国共产党研究的新发展”四个议题以及两场主题演讲,探讨、交流海内外学界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情况。

海外关于毛泽东的研究

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离不开对毛泽东的研究。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萧延中首先介绍了施拉姆的毛泽东研究。斯图尔特·R·施拉姆(1924-2012),是国际最权威的毛泽东研究专家和最著名的毛泽东著作翻译家,原从事核物理研究,中年时兴趣突然转向。萧延中认为,施拉姆的《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是“西方毛泽东研究难以跨越的里程碑式的著作”,他提炼出毛泽东思想中“党”、“群众”、“军队”三要素,以及对毛的六阶段历史分期,都有着极高的学术原创性。此外,施拉姆在晚年放弃了重写《毛泽东传》的想法,全身心投入到毛泽东文献的翻译工作中,作出了巨大贡献。

美国是毛泽东研究的重镇,但日本也有相当多的学者从事毛泽东研究,野村浩一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学者之一。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曹景文详细介绍了野村浩一的研究。野村浩一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被学界称为“毛泽东主义的拥护论者”。他认为毛泽东思想的主要内容包括发现了农民的革命潜力、找到了中国革命胜利的道路、反对官僚主义、倡导群众路线等。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是与中国革命运动相适应的,其基本特点有三:解放的思想、实践的思想和教育的思想。野村浩一高度评价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和中国历史做出的卓越贡献,认为毛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爱国者,是给整个世界以巨大影响的杰出人物。

新世纪以来,国外毛泽东研究产生了“三重转向”。南京大学哲学系助理教授张明对此进行了细致地梳理:一是从“意识形态偏好”向“客观历史性”研究的主动转移,超越了“爱”与“恨”的情感纠葛与理论暗角,实现从“尊重”意义上展开历史性理解的范式转换;二是从“一元中心”向“多角边缘”的积极扩散,突破毛泽东研究的“政治中心论”,转向对经济、社会、生态等传统“冷门”区域的学术延伸;三是从“单一定性”向“重新思考”的意识变革,突破了“好”或“坏”的绝对主义限制。

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德国留学生马奇山是本场最后一位发言者。他将视角放到毛泽东早期发表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上,探讨“两论”对当代中国的影响。他认为,“两论”中的逻辑不仅是哲学上的抽象概念,这些概念会转变成制度里的逻辑和认识世界的方法。以党建工作为例,用“两论”解释会有三个辩证关系:反腐败和党员建设的的辩证关系(破与立),精神建设和制度建设的辩证关系(内和外),地方和中央的辩证关系(特殊与普遍)。马奇山认为,“这些用"两论"里面的逻辑来解释是相当完美的”。

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研究

在本场报告中,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高晓林首先介绍了目前国际上对中共的研究成果。海外的中共研究越来越“立体化”,非常注重新资料的运用,研究对象扩大,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现实问题更是非常关注。有鉴于此,高晓林认为国内学者应该积极应对:理论上要打破西方主导的理论框架和话语体系,建立明确的中国共产党学术研究的话语体系;学科建设上要增设海外中国学研究方向或者学科点。此外,她还强调多学科融合发展以及注意研究中的倾向问题。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景怀斌认为,中国传统社会的国家治理理念是由天命、德命演变而成的“天道”观,有思想性与政治性两个层面,二者互动而构成传统国家治理的思想基础。中国共产党是在自己的历史传统中、在现代西方政治影响下、在民族解放斗争中诞生和发展的。中国传统的“天道”观与西方现代“民主”“民权”等结合,形成了“人民”的执政理念——“天道”为“人民”所置换。中共的“人民”观包括与“人民”为本、“人民为约”、“民心”为政权基础、“人民利益”为制度设计依据、“人民”在国家生活中具有主体性地位、“人民”监督政府等。“人民”是党和国家方针策略调整的神圣依据,是现代中国政治与国家这里的最高理念。



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国内| 国际| 焦点| 文化| 财经| 户外| 旅游| 时尚| 生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