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毛泽东在石家庄编“毛选”的岁月(2)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1-30 10:13

  美其名曰的“外地休养”
  毛泽东入住后,与石家庄保育院一墙之隔的小白楼成了警卫值班室和电话总机房。小白楼与保育院的平房院落,中间有一道短墙相隔,将整个院落隔成了南北两个小院。毛泽东住在北院,他的房间在保育院进门向左,穿过长长的走廊,中间是他的办公室,办公室中间摆着宽大的写字台,写字台左侧是为毛泽东准备的可躺可靠的躺沙发。他的办公桌上、床铺一侧摆的都是书籍、文件。陈长江记得,主席办公室的墙上还挂有朝鲜战争作战地图,表面上他是在这里“休养”,其实还经常研究、指导朝鲜战争。
  毛泽东的作息时间同在北京时一样,一般早上8时左右睡下,下午三四点起床,然后工作。“毛选”的编辑工作,从头到尾都是毛泽东亲自做。在青砖红瓦房中,他参加选稿和确定篇目,对大部分文章进行精心修改和校订,并为一部分文章写了题解和注释。这些修改,绝大部分是文字性的,也有少量属于内容方面的。毛泽东选稿极为严格,许多原来认为不太满意的文稿虽几经修改,反复审阅,但最后还是未能入选。在审定过的文稿中有30多篇批上了“此件不用”、“此件不收”、“不用不收”等字样。
  据有关学者查阅建国前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经过比较发现,经毛泽东亲自修改过的《毛泽东选集》和建国前出版的几种版本的《毛泽东选集》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毛泽东将原文中的一些“与”字改成了“和”字。例如,1948年5月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出版的《毛泽东选集》共收入61篇文章,毛泽东将其中46篇编入第一部《毛泽东选集》,并亲自修改了29篇文章的标题。其中,8篇原文标题中的“与”字改为“和”字。这8篇文章是:原标题《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的方针办法与前途》,改题为《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原标题《上海太原失陷以后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形势与任务》,改题为《上海太原失陷以后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务》;原标题《战争与战略问题》,改题为《战争和战略问题》;原标题《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改题为《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原标题《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皖南事变发表命令与谈话》,改题为《为皖南事变发表的命令和谈话》;原标题《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改题为《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原标题《学习与时局》,改题为《学习和时局》;原标题《与英国记者贝特兰谈话》,改题为《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
  “与”、“和”在汉语中属于虚词,都可作介词和连词,表示词语之间的相关、比较及连接、联合的关系。上述前7篇文章的标题中,用“与”字、用“和”字,意思都正确。那么,毛泽东为什么把“与”字改为“和”字呢?有关学者认为,不只是为了避免产生歧义,更主要的目的在于使文章更容易为工农干部、特别是普通群众所理解。毛泽东认为“与”具有比较强的文言文色彩,因此不主张用这个字,而主张用“和”字。
  收入“毛选”的著作,都是毛泽东自己写的。仅有少数几篇讲话是别人根据他的讲话记录整理后又经他本人修改定稿的。毛泽东曾说:“我的文件都是自己写。只是有病的时候,我口讲,别人给我写。……文章要别人写是很危险的。那时批判国民党的许多文章,新华社发的,都是我自己写的。”
  记者曾多次专访过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时的同窗好友周世钊的后人。从有关文献中,注意到1951年3月19日,毛泽东在给周世钊的复信中就曾说过:“我在乡下住,没有病,专为休养,暂不进城。容后面叙。”这里的“乡下”,指的就是石家庄。
  陈长江注意到,毛泽东名曰在外地休养,但他并没有从繁忙的工作中摆脱出来。除了编“毛选”,毛泽东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来信和文件,有时还和从外地赶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谈,在石家庄还接见过外国客人。工作告一段落之后,他常到院中散步,或与身边的工作人员玩玩扑克和麻将,有时还对着空旷的院子唱几句京剧和湖南花鼓戏,以此来调整自己的情绪。
  在石家庄的一次外出
  毛泽东的兴致一天比一天好。一天下午,毛泽东一觉醒来,在院子里转了几圈,蓦然望见了远处逶迤的群山。他好像被什么事物吸引住似的,连忙招呼警卫人员,说想到野外散步。于是,3辆轿车便从住所出发,沿着石家庄至获鹿(今鹿泉)的公路一直向西驶去。
  只要毛泽东一外出,警卫人员就四下放出了岗哨。由于阶级斗争的形势复杂,警卫形式也很紧张。陈长江在工作中格外警惕、谨慎,生怕出现过失。
  对于熟知中国悠久历史文化的毛泽东来说,他何尝不知道自己要到的是什么地方。石家庄西部的获鹿县,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当年淮阴侯韩信萆山设伏、背水设阵不都是在这里吗?毛泽东坐在车上,兴致非常好,不时举目向车窗外望去。此时的小麦刚刚返青,一望无际的碧绿田野犹如一块柔和的毯子一直铺到了山脚下。这时一个奇特的画面突然映入了毛泽东的眼帘,那就是远处的一座山峰。毛泽东微合的双目渐渐睁大了,他仔细地琢磨着这座山峰的轮廓,心里不由得纳闷起来:“咦!怎么这么像……”
  当车子快接近山脚时,毛泽东示意车停下。这时,田野里有几个农民正在干活。毛泽东走下车后,便和这几个农民交谈起来。毛泽东问:“前边这座山叫什么山?”农民们异口同声:“抱犊寨!”
  “抱犊寨?”毛泽东又问:“为什么叫抱犊寨呢?”一个农民回答说,抱犊寨这座山和其他的山不一样,它的四周围全是悬崖,可山顶却是老大一片平地,能有好几百亩。山顶上还住着和尚和老道,老百姓也在山顶上种地干活。老百姓上山耕地赶牛上不去,只好抱小牛犊上山。等把牛犊养大后,再让它耕地,所以这座山就叫抱犊寨。
  听了农民们的回答,毛泽东爽朗地笑了起来:“这座山远远望去,很像一尊巨佛仰卧在天地之间,栩栩如生。”接着,毛泽东又询问了农民们一亩地打多少斤麦子、人民认为搞合作化好不好等问题。
  聊着聊着,一个农民突然发现对面这个人和悬挂在街头的毛主席像一模一样,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你是毛主席?”这一下,让现场的老乡们都惊醒过来,齐声大喊:“毛主席来啦!”
  一时间,陈长江、李银桥、李宝森、张木奇等警卫战士贴身护卫起来。毛泽东稍稍驻足观望了一下,匆匆返回住地。
  一到住地后,叶子龙过来说,石家庄市委的领导听说毛泽东外出了,为了他的安全着想,深感不安,“万一毛主席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并反映石家庄刚刚经历了一场反革命暴动,美蒋特务也在抗美援朝期间加紧了活动。听完叶子龙的话,毛泽东表示:“好,尊重他们的意见,以后再也不出去了。”
  果然,以后毛泽东再也没有外出。在陈长江印象中,毛泽东在石家庄的外出只有这一次。陈长江接受采访时,回忆说:“主席一般散步,最多也就是在邻近的胜利公园走走,那里当时正在建烈士陵园。”
  1951年4月27日下午,毛泽东结束在石家庄的“休养”,回到北京。临行,石家庄市委书记毛铎和市长臧伯平及公安局长等应邀前往住处。毛泽东询问了石家庄工业和农业等情况,特别指出:“石家庄附近土地肥沃,你们一定要把农业搞上去,这对支援城市建设很重要。”
  这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1卷出版,首印106.6万册。1952年4月,《毛泽东选集》第2卷出版。1953年4月,《毛泽东选集》第3卷出版。这3卷包括了毛泽东从1925年12月到1945年8月各个革命历史时期最主要、最有代表性的著作。这些著作,集中体现了毛泽东思想,是中国革命实践经验的结晶。它们不只是毛泽东个人的智慧,也是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换来的。

毛泽东在石家庄编“毛选”的岁月

《毛泽东选集》是毛泽东亲自主持编辑的。图为毛泽东的部分手迹



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国内| 国际| 焦点| 文化| 财经| 户外| 旅游| 时尚| 生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