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 >

四川话《茶馆》如何保留老舍味道?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2-01 10:27

[摘要]在川版《茶馆》中,每一幕呈现都不一样。第一幕是四川老字号的写实背景,满台的方桌竹椅,从舞美设计到人物调度,都像是李六乙对焦菊隐的致敬。

话剧《茶馆》 图片来自网络

“在这之前,有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就是《茶馆》只有北京人艺演过,我们今天终于打破这个不正常的惯例。”11月30日晚,当李六乙导演的四川人艺版《茶馆》在北京首场落幕时,曾演过300多场“秦二爷”的蓝天野这样说。

四川方言演出,四川老字号“悦来茶馆”“德仁堂”作为舞台背景,“茶馆三老”以倒叙方式开场,四川传统曲艺金钱板取代了“大傻杨”的数来宝,舞台上多了一个扎纸人的工匠……这些处理方式都让川版《茶馆》自成一格,唯一没变的是老舍的剧本。

12月3日晚,李六乙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他就把《茶馆》当成一部经典作品来排,既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也没有注入多么大的野心。

1 老舍的幽默会变味吗?

四川方言的幽默感和老舍语言的幽默是契合的

川版《茶馆》在创排之初,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老舍的“京味儿”幽默变成四川话后会变味吗?

李六乙说,最初确定用四川话演时做了很多思考,它并不是单纯的语言变化,而是要自成体系。“四川话在语言中是有类型的,对于老舍先生语言的幽默、荒诞,以及那种深入骨髓的思想,在四川话里是有类型化的表现的。这无形中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很好的桥梁和纽带。”

从排练看,李六乙觉得,四川方言中的幽默感和老舍语言本身的幽默是契合的,比如王利发被敲诈时的那句“不要把那点意思,弄成不好意思”,用四川话表现出来时同样惹人笑。

不过,与之相对应的,在原版《茶馆》中类似“我现在要是二十八岁,就是叫小小丁宝,小丁宝贝,也没人看我一眼!”这样的北京话幽默,放到川版中会逊色不少。谈到方言话剧,李六乙认为,对大多数观众来说语言上的障碍肯定有,即使是四川话也分各地的方言,此前在德阳彩排时也会有当地观众听不太懂,因此首先解决的就是字幕问题,“观众看外国戏时也看字幕,这个问题不大。”

2 三幕的舞台风格为何不同?

三幕覆盖50年,艺术表达也随时间流逝而改变。

在川版《茶馆》中,每一幕呈现都不一样。第一幕是四川老字号的写实背景,满台的方桌竹椅,从舞美设计到人物调度,都像是李六乙对焦菊隐的致敬。相比之下,第二幕和第三幕更像是李六乙的风格,白色的长方体式空间,台阶划分出不同的表演区域,满台杂乱堆砌的椅子,演员在完成自己的演出后并不下台,而是坐在椅子或台阶之上,成为看客。

为何每一幕的风格都不一样?“这三幕涵盖的是50年的历史,时代在改变,实际上你艺术上的表达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在发生变化,21世纪的艺术表达和20世纪、19世纪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这种处理和时间的流逝是吻合的,如果是排《雷雨》的话,这种方式显然就不合适了,它是发生在24小时中的。”

这三幕的美学风格是“越来越当代,越来越国际”的,李六乙说:“这是这部剧本身的一个需要,也是我们当代艺术家的一个态度。”

3 扎花圈工匠象征老舍吗?

每个人会有不同解读,他不仅是个人,也是历史。

川版《茶馆》中有很多细节的处理不同于原版,比如舞台上多了一个扎纸人、扎花圈的工匠:第一幕时这位工匠坐在人群旁边;第二幕时工匠坐在舞台右上方的长方体空间;第三幕时工匠所在的长方体空间变大,横跨整个舞台。当老年王利发、秦二爷、常四爷漫天撒纸钱“自己祭奠自己”时,工匠也随之砸碎了花圈、纸人。

在演出中,这位工匠有时默默扎着纸人、花圈,有时会看着台上演员的表演随之鼓掌,耐人寻味。他是不是象征着老舍本人?李六乙说:“每个人会有不同的解读,他所处的位置并非一个简单空间大小的变化,还有从个体到群体的感觉在里面,更宏大、宽阔一些。而且他不仅是个人,也是历史。”60年前,焦菊隐排茶馆受时代的影响,落脚点关注的是时代变迁。60年后,李六乙再排《茶馆》,更看重对人物个体的挖掘,“无论时代怎么变迁,你看人变了吗?”

4 第二幕结尾是致敬鲁迅?

老舍和鲁迅是有联系的,他们都刻画普通人。



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国内| 国际| 焦点| 文化| 财经| 户外| 旅游| 时尚| 生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