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陈伯达一仆二主:中国的天下将落入林彪之手!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21 13:29

1966年6月2日,陈伯达掌握的《人民日报》在刊登聂元梓的大字报的同时,发表了他参与炮制的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宣称当时坚持正确领导的北京大学领导班子是“反党集团”,煽动师生与他们作坚决斗争。陈伯达还利用掌握的舆论工具,提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等口号,煽动广大干部和群众对坚持革命原则的领导和群众进行迫害和镇压,全国动乱哄然而起。

7月,陈伯达派人去清华大学探望被关押着的造反派头头蒯大富,表示对他反工作组的支持。以后又与江青一起,以调查“文化大革命”运动情况为名,多次去北大、北师大等校,组织批判会,撤销工作组,号召学生“甩掉保姆,自己解放自己,踢开党委闹革命”。8月18日,陈伯达主持了天安门广场举行的规模宏大的“庆祝‘文化大革命’大会”。他在开幕词中给毛泽东冠以“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三个头衔。接着,林彪讲话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高司令是我们毛主席,毛主席是统帅。”从此以后,人们提到毛泽东,必加“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四个副词。一场造神运动和个人崇拜的歪风高涨。别有用心的陈伯达和林彪可谓配合默契,他们有共同点,都野心勃勃,他们后来成为一伙也就不足为怪了。

文革期间,陈伯达与林彪在天安门城楼。

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陈伯达一跃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在由11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中,陈伯达位居第五位,排在邓小平、刘少奇、朱德的前面,也把康生甩在了后面。花甲之年,陈伯达一次“赶浪”,使他步入了政治生涯的鼎盛时期。年事虽高,但由于“官补”,陈伯达大有焕发青春、大干一场的热情。在对付刘少奇、邓小平和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问题上,他摸准了江青的脉搏,异常活跃。得意忘形之际,陈伯达似乎忘了他正在同一个极为难处的女人共事。而正是这位国家“第一夫人”的颐指气使,使他陷入困境。

1966年底的一次会议上,全国情况汇总,谈到了社会秩序一片混乱,全国到处一片打、砸、抢、抄、杀,党组织涣散了,政权快瓦解了。学校没人管,工厂陷于瘫痪。作为中国的最高领袖毛泽东心里十分不安,他紧皱眉头表示,学生老是这样闯,谁的话也不听,派军队干部去训练学生吧,实行军训,加强纪律性。

中共九大,陈伯达(左一)、康生、江青、张春桥在主席台。

毛泽东正说着,突然只听一个女人在喊道:“我有意见,他们总不让我民主,不让我说话。”江青半道上杀进来,尖叫道:“为什么不把贺龙揪出来?”毛泽东说现在不讨论此事。江青哪里肯收场,听说要把她发动的学生们管起来,她半是发疯,半是撒娇。江青起初牢牢抓住毛泽东的一个绝招就是伴嗔撒娇。她大声冲着毛泽东说道:“毛主席,你不让群众起来,我就要造你的反了!”毛泽东低头看文件,但在旁人中站起来了刚直不阿的谭震林,他怒视江青:“你这是干什么?毛主席是我们全党的主席,全国人民的主席,今天是中央会议的主席。在这讨论国家大事的庄严会议上,你有什么权利胡闹?!”



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国内| 国际| 焦点| 文化| 财经| 户外| 旅游| 时尚| 生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