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四宝

吴四宝

(上海著名黑社会人物)
中文名:
吴四宝
别名:
吴世宝、吴云甫
国籍:
中国
人物简介:

吴四宝,又名吴世宝、吴云甫,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著名黑社会人物。1939年,吴四宝参加伪76号特工总部,从事暗杀、贩毒、绑架、抢劫、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1942年被毒死。

近代名人推荐
中文名
吴四宝
别名
吴世宝、吴云甫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逝世日期
1942年
职业
伪76号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队长
籍贯
江苏南通

个人履历

吴四宝,又名吴世宝、吴云甫,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上海著名黑社会人物。

吴四宝原籍江苏省南通,未接受过教育。父亲在上海公共租界的成都路开老虎灶卖开水,父亲去世后,随姊夫在上海跑马厅牵马。二十几岁时身量高大,担任汽车司机,娶妻生子,并加入青帮,人称“马立司小四宝”,获得在租界佩枪的执照。后因杀死妻子的情夫,带着女儿到山东参加张宗昌的部队,后来又加入国民革命军白崇禧的部队参加北伐。6年后,39岁的四宝带女儿回上海,不久与佘爱珍结婚。吴四宝结婚后,住在上海法租界巨籁达路同福里。当时租界的探长为吴四宝未结的案件前来敲诈,佘爱珍设法运动当事人撤销此案。

吴四宝、佘爱珍夫妇通过季云卿结识李士群。1939年,吴四宝带领大批徒众参加伪76号特工总部,担任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总队长。李士群、吴四宝均住在愚园路749弄。

上海孤岛时期,吴四宝不仅公开收受沪西越界筑路地带各赌窟和贩毒机关送来的保护费,同时仍纵容部众从事抢劫汽车、绑架、敲诈勒索等不法活动。

1941年春某日,在沪西越界筑路与公共租界交界的极司菲而路与愚园路口,佘爱珍的保镖与英籍巡长发生冲突,引发枪战,多人死伤,只有佘爱珍幸免于难。此后连续发生多起76号特工暗杀公共租界巡捕的事件。

1942年春,吴四宝为上海日本宪兵队以“破坏和运”逮捕,为李士群保释出来,次日去苏州,第三天在苏州暴毙。一般认为吴四宝是临行前吃了日本宪兵队的面条中毒而死,一说是被李士群毒死。

青帮头目

吴四宝身材高大,满脸横肉,早年是公共租界跑马厅的马夫,后来改行当汽车司机。参加特工组织前,他曾给上海的二等流氓、丽都舞厅的老板高鑫宝开汽车,拜高鑫宝为“先生”,同时,又投靠上海青帮流氓头子季云卿,成为青帮流氓。青帮与洪帮闹矛盾,洪帮组织了一批流氓打手,深夜翻墙潜入季云卿家里行刺,正当两个洪帮枪手准备对熟睡在床上的季云卿开枪时,为吴四宝发觉,他从侧面开火,两个行刺者同时应声倒地。接着,他又指挥季家的保镖,将潜入季家的三十多个洪帮分子全部消灭,自己无一伤亡。季云卿为感谢吴四宝的救命之恩,将自己的干女儿、青帮女流氓佘爱珍许配他为妻。

吴四宝与李士群、丁默邨都不相识,由于吴四宝在季云卿门下,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徒弟,逢到要用枪的事,都由吴四宝下手。吴四宝有一南通同乡是开汽车修理行的,而且有车床设备,车床的用途大得很,什么零件都可以车出来,吴四宝对车床兴趣很浓厚。季云卿就交给吴四宝去办,吴四宝便转交给他的同乡去修整,每次修好之后,交还吴四宝到郊外试枪,因此吴四宝枪法逐年进步,枪由他试过,万无一失。季云卿出出入入,也怕冤家寻仇,他不用保镖,就由司机吴四宝兼任保镖,遇到有事,吴四宝开枪还击是百发百中的,有神枪手之称,因此,季云卿介绍吴四宝就进入了76号。

亡命之徒

吴四宝本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又是一个对上司非常顺从听话的家伙。他认为能够搭上李士群的关系,必“大有窜头”,因而特别卖力。他生成粗卤野蛮的性格,但知道怎样对上司恭顺,只要能博得他上司的欢心,他毫不考虑,毫不迟疑去执行,别的行动大队所不肯做或不敢做的事,他奋勇当先,做得彻底,做得干净。什么江苏农民银行职工宿舍的集体枪杀事件,中国银行的定时炸弹惨案,都是他的“杰作”。当时人们对76号的畏惧程度,并不逊于日本宪兵队。 起初,76号的组织还不够庞大,李士群派出去做暗杀的杀手,常常击而不中逃了回来,唯有吴四宝杀一个死一个,因此他就坐上了行动组的第一把交椅。 在76号中杀人最多、立“功”最大的就是吴四宝。短短的半年之后,他就成为76号的主要人物,后来,杀手逐渐增多,吴四宝就很少亲自出马,但是76号第一杀手吴四宝的淫威,却震惊了整个上海。

吴四宝手下徒众甚多,皆心狠手辣之辈,正是丁、李组织特工所需之“人才”。因此,吴四宝投靠李士群后,被李士群视为心腹,以吴四宝带来的30余名徒众为基础,成立警卫大队,由吴四宝任警卫大队长,这是“76号”最早成立的一支武装行动队。后来又发展为警卫总队,委吴四宝以警卫总队长之职,受到重用。吴四宝也竭力报效李士群,李士群在上海愚园路寓所的警卫人员、李士群的侍从卫士都由吴四宝的徒弟担任,李士群在上海、南京和苏州三地的汽车司机,不是吴四宝的亲友,便是吴四宝的徒弟,连李公馆的女翻译也是由吴四宝介绍的。可以说,吴四宝为76号的发展出过大力,76号所干的许多抢劫、暗杀、绑架等活动,都是由吴四宝直接策划指挥的。后来,在李士群的纵容下,凭借暴力发迹的吴四宝在76号内形成一股独特的势力,成为上海地头炙手可热的人物,其声名几在丁、李之上。据说,小孩在母亲怀里啼哭,只要母亲说一声“吴四宝来了”,小孩立即止住啼哭。

吴四宝对流氓虽属同类,其手段亦不减其辣。吴四宝原是个小流氓,过去在流氓伙内自然也吃过人家的亏。自当了76号的警卫大队长,手里有的是家伙,因此杀人成性。与吴四宝同住在同福里,杀猪出身的大流氓樊良伯,原是大世界经理唐嘉鹏的徒弟,算起来是黄金荣的徒孙,凭他的流氓关系,当然不会把吴四宝放在眼里。不知什么事起了摩擦,当时樊良伯占了上风,后来还是经人拉开场的。在流氓中,这件事既经叫开,樊良伯与吴四宝在同福里进进出出,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等吴四宝进了76号后,樊良伯因病住进了戈登路口的大公医院,经过几天的治疗,病已去了八九,只需再休养数天,便可出院回家。这事为吴四宝知道,不知是派人去威胁医生,还是用怎样的手段,竟下毒把樊良伯毒死,樊良伯的家属纵然知道了底细,也不敢哼一个字。

76号魔窟

吴四宝参加丁、李特务组织之前,是给上海的一个著名流氓、舞厅的老板、小八股党之一的高鑫宝开汽车,为了想与这个流氓东家贴紧一点,还拜高鑫宝做“先生”。这在流氓地界说起来,虽是半张头帖子,但吴四宝与高鑫宝在主仆之外,也算是自己人了。吴四宝与李士群、丁默邨都不相识,由于吴四宝在季云卿门下,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徒弟,逢到要用枪的事,都由吴四宝下手。吴四宝本来是世界书局沈知方的司机,逢到车子有损坏的时候都由司机负责修理,那时修车的车行少得很,他有一南通同乡是开汽车修理行的,而且有车床设备,车床的用途大得很,什么零件都可以车出来,吴四宝对车床兴趣很浓厚。

那时青帮中人私藏各式手枪或盒子炮,大约有几十件,凡是损坏了,都交给老头子季云卿想办法修理。季云卿就交给吴四宝去办,吴四宝便转交给他的同乡去修整,每次修好之后,交还吴四宝到郊外试枪,因此吴四宝枪法逐年进步,枪由他试过,万无一失。

季云卿出出入入,也怕冤家寻仇,他不用保镖,就由司机吴四宝兼任保镖,遇到有事,吴四宝开枪还击是百发百中的,所以在圈子里有神枪手之称,因此吴四宝就进入了76号。

起初,76号的组织还不够庞大,李士群派出去做暗杀的杀手,常常击而不中逃了回来,唯有吴四宝杀一个死一个,因此他就坐上了行动组的第一把交椅。在76号中杀人最多、立功最大的就是吴四宝。短短的半年之后,他就成为76号的主要人物,只要李士群开出名单来,他都可以按图索骥,置对方于死地。后来,杀手逐渐增多,吴四宝就很少亲自出马,但是76号魔窟的淫威,却震惊了整个上海。

社会影响

上海孤岛时期,大批巨绅豪商仍以租界为安乐窝。他们都是“汽车阶级”,汽车又都是最新型的。吴四宝的贪得无厌和心狠手辣在上海滩臭名昭著。他指使手下流氓把抢窃汽车作为生财之道。他们惯用的办法是,对于停放在马路上的漂亮汽车,只要车主不在,便利用白俄的“百搭”钥匙,将车开进76号。若车上有人,则采取强抢硬夺的办法,一旦汽车到手,便飞驰无踪,路上红灯全不理睬,遇到巡捕阻拦即出枪示威。另一种方法是串通业主的司机,乘机盗窃,只要驶离租界,开进76号,即可安然无事。此项盗窃来的汽车,在上海开不出去,他们即沟通日伪机关,出具通行证,并更换汽车牌照,或把汽车引擎上的号码弄模糊,把车身涂成另一种颜色,开至苏州、南京、蚌埠和苏北一带出卖,转手之间,一部车可赚几千元钱,得价朋分。租界当局明知底细,也只得眼开眼闭,置之不问。

上海沦陷后,沪西越界筑路一带,在日军卵翼下,赌台林立,一般梦想发财的人,趋之若鹜,因之倾家荡产,卖儿鬻女,甚至投入黄浦江自杀者,也时有所闻。这批赌台在日本宪兵队佐佐木大佐处领取营业执照,76号虽奈何它不得,但假名防止重庆特务假扮赌客混入,则是名正言顺的理由。因此,赌台要维持正常营业,就不能不走通76号的门路。对76号来说,这些赌台无异是口边馒头,张口就可以吃到。76号两个特务头子丁默邨和李士群,为了抬高身价,不愿直接去和赌台老板打交道,就把这项工作交给吴四宝。吴四宝便规定:所有赌台领到执照后,都得到他那里登记,视赌台的资本、排场与“营业”情况,规定每月对76号的“孝敬”,再由76号内部“劈霸”(拆帐),像马啸天这样的处长一级,每月可以拿到五百块钱,等而下之的,四百、三百不等,至于每个赌台对76号每月“孝敬”多少,吴四宝在里面打了什么折扣,那只有吴四宝自己知道。自76号成立后,各赌台“抱台脚”的保镖,都改由吴四宝派去,吴四宝无形中变成所有赌场“抱台脚”的总霸头了。这批小流氓经吴提拔,干上这么一个“美差”,对吴四宝每月少不了有所“孝敬”。至于其他方面,如花会(赌的一种),乃至花会的听筒(有总筒、分筒及航船之分),也要分门别类向76号与吴四宝贡纳“孝敬”与“月规”。仅赌一项,吴四宝的收入就很难统计了。后来,沪西赌台发展到南市,吴四宝安排他的换贴兄弟凌世昌,撵走了卢英派的凌天白,接任南市 “俱乐部”主任,吴四宝在赌台方面的收入,亦随之翻了一翻。所以,当时人们称沪西为歹土,呼76号为魔窟。

最后下场

吴四宝虽然黑钱来得多,但是正如俗话所说“欲壑难填”,当他听说日本人有一大笔黄金的时候,竟把主意打到了日本人的头上,要将之占为己有。吴四宝探听到,日本人的金砖要从江海关运往正金银行,两个地方都在外滩,相隔很近。但日本人为了掩人耳目,将黄金装入铁甲车,由江海关后门,经四川路向北,再折入汉口路向东转入外滩。于是吴四宝派人在四川路、汉口路转角处设下埋伏,当铁甲车驶来时,拦车抢劫。铁甲车被迫停住,车上的司机一看势头不对,赶忙拔出车钥匙,跳出车外逃得无影无踪。劫匪们跳进车子,不见了车钥匙,车子既不能开,又响起了警笛。眼看到手的黄金,却落了空,只得弃车而逃。

日本宪兵队很快就查出,这个案子的幕后主使就是吴四宝,于是找到李士群,要求他交出吴四宝。在日本人的威胁和压力下,李士群不得不把吴四宝交出去。吴四宝被关进日本宪兵队牢房,但关了不到一个月,就由李士群出面做保,从牢房里放了出来。

李士群和日本人达成协议,先将吴四宝羁押在苏州的一幢洋房里。就在吴四宝到达苏州的第二天下午,突然上吐下泻不断,最终离奇暴死。原因是中了日本人的毒,一说被李士群毒死。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风云人物 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