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守宪

李守宪

()
中文名:
李守宪
别名:
未知
国籍:
中国
人物简介:

李守宪(1907~1986),回族,湖北沔阳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鄂北省委机要秘书、鄂襄西地委书记,京钟地委书记、洪山地委书记、东北辽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建国后,历任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央马列学院党总支书记、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党委书记,中南民族学院院长、党委书记,湖北省科委副主任等职。1932年11月~1937年11月囚禁狱中,化名王诗。

近代名人推荐
中文名
李守宪
国籍
中国
民族
回族
出生日期
1907
逝世日期
1986
出生地
湖北沔阳

简介

李守宪(1907-1986)沔城七里城人,回族。1921年在武昌阅马场模范小学毕业,进私立中华大学附中学习直到高中二年级。在校学习期间,结识了施洋的弟弟0人施季高,参加了反对“国家主义派”的斗争。1927年5月入党,曾任武昌区委干事、青年部长、上海沪中区委宣传干事。1932年11月被捕,抗日战争爆发后被党营救出狱。曾任鄂西北区党委秘书长、均州中心县委组织部长、荆当远县委组织部长、襄西地委-、荆当京钟地委-,是襄西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创建人之一。后任辽南省委宣传部长、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部办公厅党组-、中南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中南民族学院院长兼-、湖北省科委副主任、湖北省政协常委等职。1986年11月16日在武昌逝世,终年79岁。国家主席-送了花圈,省长郭振乾主持追悼会。 

生平

李守宪的童年很不幸福。民国那时候,政策相当宽松,只要有钱,谁都可以包二奶,用不着偷偷摸摸。他爸爸在汉阳兵工厂当科长,正宗国家干部,吃喝拉撒都是公家的,时不时还可以收些红包,完全符合包二奶的基本条件,所以机会一来,就敲锣打鼓地娶了个新娘子。

有了新人,旧人自然忘得一干二净了,0备受冷落,郁郁而终。李守宪受不了后娘的白眼,自己出来找饭吃。没有本钱,就蹲在汉口大剧院门口吆喝,卖甘蔗荸荠。不图赚钱,只想混个肚儿圆。真是无娘的孩子天照应,最不济的时候,也能啃两个烧饼充饥。

可是这样的日子也没法长久。有一天他正坐在台阶上吃热干面,不小心被戴袖章的看见了。这些人号称“城市猎人”,要是看谁过得比自己幸福,肯定找麻烦,掀他的摊子,折他的秤杆。李守宪不知是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没跟人家打招呼。可能好久没尝鲜了,埋着头吃得怪香的,脑门冒汗,唏嘘有声,人家能不生气吗?于是劈手夺过面碗,要他上缴管理费。李守宪眼睛盯着半碗面,吧唧着嘴说:“你就不能让我吃完了再说吗?”戴袖章的原则性很强,坚持公事公办,一手交钱一手交面。李守宪两手一摊:“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这话谁信:“没钱还能吃上热干面?”李守宪急了,在街上瞎嚷嚷起来:“你们放着-污吏不管,放着有钱人不管,专门跟穷人过不去,你们还是人吗?”这帮小子作威作福惯了,啥时候受过这种气,立刻奋起神威,将他推坐在地,甘蔗荸荠踩得稀烂。

李守宪伤心透了,窝在墙角吧嗒吧嗒流眼泪。有人递给他一个馒头,动员他革命。他问:“革命有饭吃吗?”那人说:“革命成功了,大家都有饭吃!”他两眼直眨巴,闹不懂。那人说:“往后我天天给你上课。”李守宪高兴坏了,一口答应下来。

根据组织的安排,他回到汉阳兵工厂找爸爸要工作。这事容易,他爸爸大小是个中层干部,手里有的是招工指标,李守宪腰牌一挂,神气活现地当上工人了。也不正经做事,晃荡着腰牌进进出出,东游西逛,贴标语,发传单,当上了驻厂交通员。有个叫符号的沔阳老乡,也是地下交通员,两个人单线联系,搞得既紧张又神秘,李守宪兴奋难抑,经常便秘。有天在厕所里拉屎,脑子得闲,就胡思乱想起来,越想越觉得革命这玩意儿非常过瘾,顺手捡起半截粉笔头,在墙上题起反诗来。写了个“0万岁”,又写了个“打倒-”。歪着头看了半天,总觉得意犹未尽,忽然想起这些年所受的委屈,恨从中来,毅然补上了一句:“打倒爸爸!”
要不是粉笔写完了,肯定要加上一句“打倒二奶”的。为这事,李守宪遗憾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警察进厂了,严查“反标”案。他爸爸一分析,八成是儿子干的,赶紧喊他到办公室,关起门来审问。没想到做儿子的根本没有隐瞒的意思,反而劝他老子弃暗投明跟0干,还把刚学到的东西合袋子倒,什么“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还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呀,什么“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呀等等,一套一套的,挺像那么回事。他爸爸吓坏了,一把捂住他的嘴说:“我的小0呃,你想满门抄斩哪?”
李守宪被反锁在家里了,焦急万分。他已经习惯了革命,一天不革命,就憋得难受。后来想了个主意,谎称想念姐姐姐夫,想见上一面。以前忙着卖甘蔗荸荠没时间,现在有空了。姐姐姐夫是地下党员,心领神会,伺机救他出去,交给了向警予。
向大姐是一位资深的老革命,既表扬了他的革命热情,又严肃批评了他的幼稚行为,不断敲他的警钟,慢慢把他-成熟了。不久介绍他入了党,选派到湖北乡村师范上学,担任学校的党小组长。
李守宪是个倔脾气,除了党的话,谁的话都不听。有一回出了叛徒,外围组织遭到破坏,十有八九要波及学校,符号赶到学校,要他避一避,他反过来问:“你是代表组织的吗?”符号说不是。李守宪说:“那我就不能走。”等到组织上正式通知时,敌人已经到了校门口。好在这次没出事,李守宪翻墙而出,躲过了一劫。
经历了好几次残酷的生死斗争,李守宪慢慢体会到,革命一点都不过瘾,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最好别干。
后来在武汉呆不下去了,李守宪只身逃到上海,身无分文,没办法住店,铺了块破席子在广场上过夜。不料又碰上戴袖章的了,乱棍齐出,把他关进收容所,要拿十五块大洋来才肯放人,否则拘留三十天。李守宪大喜:“我找不到保,正好吃三十天不要钱的饭!”戴袖章的哭笑不得。他们也不容易,要养老婆孩子,虽说吃的是公家饭,但那几个钱只够塞牙缝,这年头,谁还不捞点外快?这十五块大洋其实就是进小金库的,要他们倒贴本钱养人,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
李守宪是个厚道人,凡事总是先替别人着想,就叫这帮家伙到报社找一个叫黎少岭的记者试试。这姓黎的是个活雷锋,做了好事不图报答,交了十五块白花花的大光洋,却捎了个极难听的口信:“拜托!千万不要让这个人来找我!”
李守宪历来瞧不起不革命的,才不去找他呢!他在街上流浪了几天,一门心思找党组织,饿着肚子,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幸亏碰到符号的老婆谢冰莹,才没饿死。
不久,组织上安排他到上海沪中区工作,化名王诗,领导了上海“五一”-大-。为了掩护群众,李守宪不幸被捕,投入西牢。坐牢也没闲着,写了篇《在上海西牢》的妙文,幽默之极,把牢房的气氛搞得异常活跃。
抗战爆发后,李守宪被营救出狱,奔赴抗日前线。新四军组建襄西独立团时,他当上了团政委,带兵杀鬼子,真正过了一回革命的瘾。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风云人物 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