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尧咨

陈尧咨

()
中文名:
陈尧咨
别名:
未知
国籍:
未知
人物简介:

陈尧咨(970—1034)宋代官员、书法家。字嘉谟,南部县大桥镇人。陈省华第三子,陈尧叟、陈尧佐弟。真宗咸平三年进士第一,状元。历官右正言、知制诰、起居舍人、以龙图阁直学士知永兴军、陕西缘边安抚使、以尚书工部侍郎权知开封府、翰林学士、武信军节度使、知天雄军,卒谥康肃。

宋朝名人推荐
本名
陈尧咨
字号
嘉谟
所处时代
北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南部县大桥镇
出生时间
970
去世时间
1034
主要成就
工于书法
父亲
陈省华
兄弟
陈尧叟、陈尧佐

人物生平

生平简介

陈尧咨,南部县大桥镇人,字嘉谟。生卒年不详。宋真宗咸平三年(1000)庚子科状元。景德三年(1006年),陈尧咨当了考进士的考官。陈尧咨因帮三司使刘师道的弟弟刘几道作弊而获罪贬官。宋真宗天禧二年(1018年),皇上又派陈尧咨参加阅进士考试的试卷。天禧三年,有人揭发钱惟寅对官员的考核不公正,皇上命陈尧咨参与审查钱惟寅的考核情况。

陈尧咨工书法,尤善隶书。其射技超群,曾以钱币为的,一箭穿孔而过。其兄陈尧叟,为宋太宗端拱二年(989)状元。两人为中国科举史上的兄弟状元,倍受世人称颂。

陈尧咨卒后,朝廷加赠他太尉官衔,赐谥号"康肃"。

传记

《宋史·陈尧咨传》

尧咨字嘉谟,举进士第一,授将作监丞、通判济州,召为秘书省著作郎、直史馆、判三司度支勾院,始合三部勾院兼总之。擢右正言、知制诰。崇政殿试进士,尧咨为考官,三司使刘师道属弟几道以试卷为识验,坐贬单州团练副使。复著作郎、知光州。寻复右正言、知制诰,知荆南。改起居舍人,同判吏部流内铨。旧格,选人用举者数迁官,而寒士无以进,尧咨进其可擢者,帝特迁之。改右谏议大夫、集贤院学士,以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工部郎中知永兴军。长安地斥卤,无甘泉,尧咨疏龙首渠注城中,民利之。然豪侈不循法度,敞武库,建视草堂,开三门,筑甬道,出入列禁兵自卫。用刑惨急,数有仗死者。尝以气凌转运使乐黄目,黄目不能堪,求解去,遂徙尧咨知河南府。既而有发尧咨守长安不法者,帝不欲穷治,止削职徙邓州,才数月,复知制诰。

尧咨性刚戾,数被挫,忽忽不自乐。尧叟进见,帝问之,对曰:“尧咨岂知上恩所以保佑者,自谓遭谗以至此尔!”帝赐诏条其事切责,乃皇恐称谢。还,判登闻检院,复龙图阁直学士。坐失举,降兵部员外郎。丧母,起复工部郎中、龙图阁直学士、会灵观副使。边臣飞奏唃厮啰立文法召蕃部欲侵边,以为陕西缘边安抚使。再迁右谏议大夫、知秦州,徙同州,以尚书工部侍郎权知开封府。入为翰林学士,以先朝初榜甲科,特诏班旧学士蔡齐之上。

换宿州观察使、知天雄军,位丞郎上。尧咨内不平,上章固辞,皇太后特以只日召见,敦谕之,不得已,拜命。自契丹修好,城壁器械久不治,尧咨葺完之。然须索烦扰,多暴怒,列军士持大梃侍前,吏民语不中意,立至困仆。以安国军节度观察留后知郓州。建请浚新河,自鱼山至下杷以导积水。拜武信军节度使、知河阳,徙澶州,又徙天雄军。所居栋摧,大星霣于庭,散为白气。已而卒,赠太尉,谥曰康肃。

尧咨于兄弟中最为少文,然以气节自任。工隶书。善射,尝以钱为的,一发贯其中。兄弟同时贵显,时推为盛族。子述古,太子宾客致仕;博古,笃学能文,为馆阁校勘,早卒。

主要成就

宋真宗咸平三年(1000年)状元,后累官至翰林学士兼龙图阁学士、右谏议大夫。卒后,朝廷加赠他太尉官衔,赐谥号"康肃"。

轶事典故

习射

原文:

陈康肃公尧咨善射,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尝射于家圃,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十中八九,但微颔之。

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吾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吾亦无他,唯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作者:欧阳修) 

译文:

陈尧咨练得一手好箭法,自称“小由基”(春秋时楚国有位神箭手养由基),以为天下第一了。
  一天他在练习射箭,有个卖油老翁担着两桶油正巧路过。老翁看到有人射箭,便放下油担子站在一旁观看。他看到陈尧咨每射十箭,能中八九次靶,便微微点头,表示射得还可以。陈尧咨不满意地问:“你也懂得射箭吗?”
  老翁回答说“:年轻人,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个手熟罢了。”
  陈尧咨非常生气地说“:你怎么敢小看我?”老翁没有理睬他,却不慌不忙地取出一个葫芦放在地上,又在葫芦口上盖了一枚铜钱,然后舀了一勺油,慢慢地从铜钱的小孔倒入葫芦里,那枚铜钱上竟然一点油也没有沾上。老翁高超的技巧使陈尧咨惊叹不已。老人却谦虚地说:“其实,我这点技术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熟练罢了。”
  陈尧咨从老翁这里得到了很大的启发,认识到自己骄傲自大的错误,原来天外有天,自己的箭法仅仅达到了熟练而已,还没有学到家。他尊敬地送走老翁后,更加刻苦练习射箭,在技巧上精益求精,争取百发百中。

买马

原文:

太尉陈尧咨为翰林日,有恶马,不可驭,蹄啮伤人多矣。一旦父谏议入厩,不见是马,因诘圉人,乃曰:“内翰卖给商人矣。”谏议遽谓翰林曰:“汝为贵臣,左右尚不能制,旅人安能畜此?是移祸于人也。”亟命取马而偿其值。戒终老养焉。其长厚远类古人。

译文:

太尉陈尧咨当时在翰林院为翰林学士的时候,家里有一匹恶马,不可骑,蹄踢嘴咬伤了很多人。有一天他父亲陈谏议来到马房没有看到这匹马,因此他问养马人,回答说:“内翰(陈尧咨)卖给商人了。”谏议马上同儿子说:“你是朝廷的贵臣,跟随你的人这么多还是没有办法制服这匹马,叫一个经年累月都在外面跑的做生意人能够养这样的马吗?这是你嫁祸给别人了。”立即叫人把这匹马牵回来偿还商人原来的价值,而同时还告诫家里人要把这匹马养到老死为止。他的长厚之道远可比拟古人了。 

碎金鱼

原文:

陈尧咨善射,百发百中,世以为神,常自号曰“小由基”。及守荆南回,其母冯夫人问:“汝典郡有何异政?”尧咨云:“荆南当要冲,日有宴集,尧咨每以弓矢为乐,坐客罔不叹服。”母曰:“汝父教汝以忠孝辅国家,今汝不务行仁化而专一夫之伎,岂汝先人志邪?”杖之,碎其金鱼。

译文:

陈尧咨擅长于射箭,百发百中,世人把他当作神射手,陈尧咨常常自称为“小由基”。等到驻守荆南回到家中,他的母亲冯夫人问他:“你掌管郡务有什么新政?"陈尧咨说:“荆南位处要冲,白天有宴会,每次我用射箭来取乐,在坐的人没有不叹服的。”他的母亲说:“你的父亲教你要以忠孝来报效国家,而今你不致于施行仁化之政却专注于个人的射箭技艺,难道是你死去的父亲的心意吗?”。用棒子打他,摔碎了他的金鱼配饰。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风云人物 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