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夏木清烟本来还期待着看到他的心疼或者他过来抱她一下,可是什么都没有,他的神色很平静。

  难道她的这张脸,他也不在乎了

  看到她流泪,他竟然能无动于衷

  夏木清烟不相信,她骨子里有一种固执,她就是要得到他,她为了得到他,费了那么多心思,甚至承受脸的疼痛,好不容易快和他在一起,他却要取消这一切。

  她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难道夏木家族对他也造成不了影响了

  夏木清烟一步步走到西容子烨面前,抬头看着他,道:“子烨,你以前不是这么对我的你不理我,不见我,我不相信你这么狠心”

  “夏木清烟,对不起,你就当是我的错吧”西容子烨将头偏过去,不再看夏木清烟。

  夏木清烟抓住西容子烨的衣袖,“子烨,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会这样,是不是因为广场上你晕倒那次我不是有意要带你去那里的,我不知道你身体不好,我真的不知道”

  此时的夏木清烟有些慌乱,仿佛要抓住救命稻草,她急于证明什么,急于撇清自己,想让西容子烨回头。

  夏木清烟不说还好,一说,便让西容子烨想起那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他因为白瑶瑶的离开,因为捡到了白瑶瑶和别的男人相亲的照片,他便慌乱了,那时候他恍惚有点认清自己的心,但还不够确定。

  所以那会他经常失眠,身体也不太好,他那会是最想念白瑶瑶的。

  但是夏木清烟却只顾自己,每次只是想着让他带她出去,从没说真正的心疼他过。

  其实清醒后,对比,便知道,夏木清烟的在乎是嘴上的在乎,只是一味的索取,很少付出。

  而白瑶瑶的在乎,一直都是为他着想,她不会说太多的话,但她任何事情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来。

  她曾经也是一个大小姐,却为自己练了一手好厨艺,但此时再看夏木清烟的手,纤纤细手,不食烟火。

  他要的是一个妻子而不是花瓶,而且他明白,白瑶瑶才是刻在心里的那个人,让他思念让他疼痛。

  他不想再节外生枝,只是想找到瑶瑶,弥补她。

  “子烨,子烨”夏木清烟看着有些走神的西容子烨,更是不能接受,她在这解释在这难过,可他却走神,无动于衷,这怎么可以。

  夏木清烟还是固执的认为西容子烨不会狠心的,“子烨,你吻过我,你忘了吗你是爱我的,对吗你是在乎我的,一定是,你只是怪我。”

  说到这个,西容子烨身体一晃,“对不起,夏木清烟,这世界上比我好的男人很多,我不能负她,所以你还是忘了这一切吧”

  夏木清烟踉跄一步,“呵呵,你不能负她,所以要负我,她是谁是你养在白院的情人呵呵,你果然还是忘不了她,她哪里好了”

  西容子烨心神一震,眼眸瞬间睁大,不敢相信的盯着夏木清烟,冷声道“你竟然知道白院和她”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