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最后云碧雪是晕睡过去的,但是谢黎墨依然是精神很好的样子,那双绝艳的眼睛散发出世间最柔和的光芒。

  在这种柔光中,可以安抚所有的不安和悲伤。

  云碧雪在恍惚中,睡前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和谢黎墨的爱情太美好,在一起那么的如梦如幻,所有她怕是自己的幻觉,更怕太不真实,也怕梦醒。

  待云碧雪睡着,谢黎墨抱着她给两人都清洗了一下,都擦拭干净,又抱着她去了二楼,让她安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云碧雪没看到谢黎墨,瞬间有些慌乱。

  谢黎墨此时正在安排人在收拾一些东西。

  当听到二楼的声音,抬头一看,云碧雪穿着睡衣赤脚站在卧室门外,她脸色苍白,眼神迷茫脆弱的看着下面。

  这一眼,刺中了谢黎墨心中的柔软,他疼的心里无以复加。

  他连忙要去二楼,但是云碧雪几个蹭蹭的就快速跑了下来,撞进谢黎墨的怀抱里,紧紧的抱着他。

  谢黎墨神色一幽,低头问道:“昨天,王千瑾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昨天早晨还好好的,从昨晚到现在他都觉得自己夫人有些异样,所以他能想的就是王千瑾说了什么。

  “他说帝都美女多,说帝都和宁安市不一样,那里是君权的集中地,说男人都受不了美色诱惑的,说我不了解男人,说比我美比我好的人太多太多,我能防的了一时,防不了太多”

  听到这里,谢黎墨抓着云碧雪的手臂不由自主的一用力,神色更是如腊月寒冰,让人不敢靠近。

  谢黎墨将云碧雪从怀里推开,抓着她的双肩,低头锁住她的眼眸,沉声问道:“所以你相信了”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这样冷幽危险的神色,尤其是周围的寒气让她哆嗦了一下,连忙摇头道:“没有,我不相信,但是我可以喂饱我家谢先生。”说到喂饱这两个字,云碧雪不争气的脸红了,灼灼如烂漫的玫瑰花,芬芳动人。

  当然她不会承认昨晚是她主动的结果,就是想要缠着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是抑郁了还是如何了

  谢黎墨二话不说,直接将云碧雪打起横抱,就往二楼走去。

  云碧雪一把抱住他的脖颈,有些没反应过来。

  可是当谢黎墨倾身将她压住的时候,云碧雪连忙摆手摇头,“老公,那个,那个,昨晚才”

  “不是说要喂饱我吗”

  云碧雪倏然睁大眼睛,难道昨晚好多次,他还没

  看着谢黎墨幽深的眼神,云碧雪知道自己错了。

  “老公,我错了,我累了,跟散架一样”

  “你错在哪里”

  “不该乱听别人的话。”

  谢黎墨看着她身上自己昨夜的杰作,他幽叹一声,摸了摸她的头,“知道吗如果不是你,我宁愿清心寡欲。”

  顿了下,看着云碧雪倾听的样子,他继续道:“男人也是不一样的,你觉得王千瑾的想法能和我一样”

  “不一样,他就是比不上你,你最好。”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