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本来只是想治治自己夫人脸红的样子,但此时看到她迷茫如雾霭般的眼眸,心中一动,绝艳的眼眸闪过潋滟的波涛,轻柔的收紧手臂,一点点将云碧雪抱紧,然后低头开始吻了下去,一点点品尝她的甘甜。

  云碧雪只能伸手扯住谢黎墨的衣衫,让自己身体不至于软了下去,她闭上眼睛,感受他飘忽动人的气息,小脸也染上了绯色红霞,格外美丽动人。

  谢黎墨一边抚摸着她白皙细腻的脸颊,一边轻吻,待她身体放松后,才用舌头一点点撬开她的唇齿,攻城而入,将气息全部传递给她,搅动她芬芳的唇齿中香味弥漫。

  吻密密麻麻,带着怜惜带着温情,最后变成了浓情,由上而下。

  谢黎墨绝艳的眼中变得深沉如海,幽幽深邃,只觉得这一刻恨不能将自己的夫人融进骨血里。

  直到云碧雪全身轻颤,谢黎墨才放开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平复呼吸。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的怀里,听到他心脏的跳动声,闭上眼睛,从来不知道一个吻便能让她不知今夕何夕,一片空白。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心的沉醉,还有吻,都是他给予的,如今想起过去,才发现,以前的记忆越来越恍惚,能记得的唯有谢黎墨给她的温暖。

  她越来越庆幸遇到的是谢黎墨,是她的先生。

  此时的云宅

  沈老太太从二楼下来,看到杨思如正骂骂咧咧的打电话,有些不满的道:“思如,大半夜了,做什么还不消停。”

  杨思如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立马委屈的道:“妈,木中都好长时间不着家了,每次都说出差加班,有那么忙吗?以前可没见这样的。”

  沈老太太精明的眼波一转,道:“思如呀,这男人忙事业是好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云家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要不是木中这么忙,你出去玩能有那么多钱?”

  杨思如虽然不满,但也不能当面跟沈老太太顶撞,只能开口道:“妈,以前木中不是这样的,我怀疑他在外面有什么。”

  “胡说!”沈老太太敲了敲木拐杖,声音陡然一高继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木中什么性子,这么多年你说什么,他听什么,要有什么早有了,不就这段时间吗?为我们云家忙是正常的,你别胡思乱想了。”

  杨思如还想再说什么,可看到沈老太太坚持的样子,只能将火气压在心里。

  这时候大门一下子打开,云梦诗高高兴兴的走了进来,杨思如火气一下子有了发泄对象,“你个死丫头,这么晚了,还知道回来!是不是出去鬼混了?看看你这副样子,啊?还有没有这个家,看看都几点了……”

  云梦诗本来心情很是高兴,可一进家门,便被杨思如这么火爆的骂,一时间受不了,妈还从来没这么对她过。

  “妈,我只是去见了个朋友。”

  “就知道撒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出去鬼混了。”

  听着这指桑骂槐的话,沈老太太额头不断的跳,有些疲惫的喊了一声,“好了,大晚上的,都给我消停消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