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谢黎墨走到云碧雪身边,伸出修长的手将她的眼泪擦去,温柔的问道:“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谁欺负我家夫人了”

  有谢黎墨这样的心疼和关心,云碧雪心里的泪一下子不可收拾,一把抱住谢黎墨,嘤嘤的哭了起来。

  看到她哭,可把谢黎墨急了,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谁欺负你了,告诉我”

  他家夫人其实是个乐观的人,平日也很少这样,所以这一下子谢黎墨才着急了。

  云碧雪不说话,只是哭,似乎是替自己也似乎是替白瑶瑶将过去的疼痛哭出来。

  待哭够了,也把谢黎墨心疼的不行,他温柔的给她擦着眼泪,轻叹不已,“在哭下去,家里就水漫金山了。”

  云碧雪破涕为笑,她心里特别感动特别暖,幸好自己有了他,为了自己,她家优雅清贵的谢先生也开始变幽默了。

  云碧雪将自己刚刚难过的原因说了出来,主要是心疼自己闺蜜,其实最重要的是,那句差点做傻事触动了她的心弦,她曾经也是有过自杀的想法。

  只不过如今回首,她庆幸自己都走了过来,因为只有坚强的走过,才会遇到她的谢先生。

  谢黎墨听到云碧雪絮叨的话,神色微微变了变,问道:“以前,你也想做傻事”

  “有过这个想法,要是没有你,我也不知道现在会如何。”这是云碧雪的心里话。

  谢黎墨心疼的难受,胸膛闷闷的突然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来,他惩罚性的捏住云碧雪的下巴,霸道的吻住她,带着极尽的占有欲。

  云碧雪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吻太过霸道,而且她的唇瓣都疼了起来,舌头更是被卷的都快掉了下来。

  “唔”

  放开云碧雪后,谢黎墨心还是闷的疼,都有一种后怕,若是她做了傻事,他该如何

  他摇了摇头,不会有如果,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强硬的道:“以后不能有那样的想法。”

  “有你在,我不会的。”

  虽然有云碧雪的保证,但此时的谢黎墨还是无法放宽心。

  当然因为这个插曲,谢黎墨在心里已经将西容子烨划归为黑名单了。

  晚上,哄了云碧雪睡觉,谢黎墨拨了一个私人号码,三分钟后,暗线的人到了。

  谢黎墨幽冷的下令道:“插足e国的政治,让西容子烨回e国。”

  “是。”

  “还有让夏木家族的人来将他接回去,促成两人的婚事。”

  暗线的人惊异不已,这婚事可不是人力能控制的。

  其实谢黎墨也只是想将西容子烨调走,免的自己夫人看到了,想到伤心事,他可不想再看她第二次哭了。

  想了想,他淡然道:“尽力就好。”

  “是。”

  都吩咐好后,谢黎墨回到卧室,看着自己夫人睡着,但眉心还不安稳的蹙起,他心疼的给她将眉心抚平。

  知道她睡梦也有些不踏实,可能和今天有关。

  一年前云碧雪的一切跟安家有关,所想到安夜轩,谢黎墨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帝都,拭目以待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