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着云碧雪的话,白瑶瑶脸色白了白,她是真的没想到西容子烨会去宁安市找她。

  她本以为两人再没交集。

  咬了咬唇瓣,白瑶瑶道:“碧雪,你就当他没存在,该做什么做什么,以后我们少联系,不过我会隔段时间跟你报平安的。”

  听着白瑶瑶郑重的话,云碧雪也知道这事情不简单,她答应道:“放心。”

  想了想,白瑶瑶还是觉得不妥,她开口道:“碧雪,你家谢少知道他的身份,我的事情暂时麻烦你们帮我保密了。”

  “你我跟姐妹一样,说什么麻烦不麻烦,你能照顾好自己就行。”

  白瑶瑶回头看了眼段炎昊,神色变的柔和一些,“我现在挺好,别担心。”

  挂断电话,白瑶瑶重新走回桌前吃饭,看着桌前的菜,还是原封不动,段炎昊一直等着她,就连他要吃的菜也都是挑着她不喜欢的吃,只要是她喜欢吃的菜,他几乎都不懂筷子的。

  这样看起来粗心去细心的男子,让她怎能心里不暖。

  还好,在她最绝望痛苦的时候,是他陪伴着,她才一点点的从失眠痛苦中走出来。

  云碧雪和白瑶瑶通完电话,也是一直在沉思着,半晌,她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想。

  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是谢黎墨从书房走了出来,她想到白瑶瑶的话,便开口问道:“黎墨,那个西容子烨到底是什么身份瑶瑶说你会知道的。”

  谢黎墨抿了抿魅力十足的唇瓣,轻缓开口:“他是e国总统”

  谢黎墨刚说完,云碧雪正好喝了一口水,差点吐了出来,实在是在惊异,她手都抖着,“黎墨,这不是玩笑吧”

  谢黎墨挑了挑眉心,优雅清贵的下楼,淡笑不语。

  云碧雪知道,他从来不骗自己的,只是无法想象,瑶瑶到底是如何和e国总统牵扯上关系的,这简直是考验人的心脏承受能力。

  她真的有太多的疑问了,可答应白瑶瑶,最近少联系的,所以她只能忍住不问。

  对了,白瑶瑶是碧露找到带回来的,碧露又在e国,说不定她知道。

  云碧雪想着,又要拿起电话,嘴里嘀咕道:“我问问碧露,说不定她知道。”

  谢黎墨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对云碧雪道:“现在她正在上课时间,等晚上吃饭的时间再打。”

  云碧雪只能忍着,等到晚上再打。

  e国,诺尔比亚大学。

  云碧露一如既往的跟着皇逸泽上课,只是此时她是认真的听着课,有一种专注在里面。

  下课后,云碧露赶忙收拾书本,就要往外跑,倒是皇逸泽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又这么毛躁,要去哪”

  云碧露嘿嘿一笑,“那个,下午不是有场篮球赛吗我们院有参加的,我去看看。”

  皇逸泽的神色有些幽幽,里面闪着睿智的琉璃波光。

  云碧露挣着自己的手臂道:“快放开呀,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云碧露压根不知道,就是她这幅迫不及待的样子会惹怒皇逸泽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