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若不是她家谢先生绝艳倾城,她很可能觉得眼前的人让人惊艳,此人身上有一种张扬的魅力,又透着一股孤寂的气息。

  很奇怪,这样开门见山来问他们找白瑶瑶,很不按常理出牌。

  但看此人的行头,虽然穿戴考究,但也不乏风尘仆仆的疲惫之色。

  就算如此,也难掩此人身上的那份高贵气质。

  在云碧雪打量眼前之人的时候,谢黎墨绝艳的眼眸眯起,在此人说出名字的时候,他便知道,是e国的总统。

  e国的总统亲自来他们宁安市,亲自来找他们,这事情便复杂起来了。

  经过短暂的思索,谢黎墨已经将事情的可能性猜测八九不离十了。

  西容子烨虽然很是疲惫,但是眼中一直透着波光。

  西容子烨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态度好一些,形象好一些,毕竟这一次来找白瑶瑶,他是要弥补的,他是要对她好的。

  即使内心再怎么着急,此时他也是耐着性子的。

  某属下看着自家总统的样子,都差点惊的张大嘴巴,实在是总统一直都是那么高高在上,尊贵无双的样子,何曾这样谦逊柔和过,而且是对着陌生人这样温柔的笑,连他都觉得惊悚。

  气氛一直尴尬着平静着,须臾,云碧雪才开口问道:“你是白瑶瑶的什么人”

  西容子烨眉心纠结的蹙起,什么人他心里一疼,原来有一天,他连个称呼都说不出。

  将心中的情绪压下去,西容子烨缓缓开口,“我是她的故人”

  云碧雪神情一滞,故人就有好几层意思了,不知这个故人是哪个故人。

  云碧雪遇到要思索的事情,首先会习惯性的向谢黎墨求救。

  当她转头看向谢黎墨时,发现她家谢先生神色有些奇怪,很凝重。

  客厅里

  谢黎墨和西容子烨对面坐着,云碧雪也坐在旁边,给两人添上了茶水。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但我一直联系不上她,所以不得已才打扰二位。”

  看着眼前男子尊贵中不失礼节,云碧雪倒也不排斥,她若是知道白瑶瑶和西容子烨真正的关系,估计现在云碧雪能拿着拖把将人给打出去。

  云碧雪抿唇道:“实不相瞒,瑶瑶已经离开了,具体去了哪里,我还真不清楚。”

  西容子烨心里一紧,他身体有些发僵,脸色白了白道:“她不在宁安市”

  云碧雪点头,“我的婚礼后,她便急着离开了,具体去了哪里,也没说,只是不让我们担心,到了落脚点,她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也没说在哪里,我想她不愿意说,我便不过问。”

  “她她”西容子烨有些艰涩,不知往下再说什么。

  谢黎墨优雅的喝着茶水,淡淡道:“不知阁下找她,有何要事”说着,谢黎墨眯着眼睛看向西容子烨。

  虽然说白瑶瑶的事情跟他无关,但是以自家夫人的性子,那是她的闺蜜,必定会关心,所以他打算适当的插手。

  西容子烨被这样一问,心里很苦涩,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都不似泛泛之辈,他还从来不知道,白瑶瑶有这样的朋友,怪不得他用那么多的力量都找不到。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