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付一舟脸上露出自嘲的神色,整个人透着死寂和颓然,他深深的看着谢黎墨,突然觉得,临死前,能让谢少亲自来问来看,他是不是还应该感到荣幸,他至少还有点价值。

  付一舟自嘲的笑着,“哈哈果然不愧是谢少,什么都知道。”

  谢黎墨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这种天之骄子,是他一直妒忌又羡慕的。

  云碧雪觉得,其实自己只是想来问问一些事情,孟心妍死了,或许付一舟嘴里会知道些什么。

  总归也是为了苏氏集团,想将事情了解清楚。

  不过她家谢先生一来,总感觉这一场对话就成了一场审问。

  让她震惊的是,谢黎墨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个付一舟之前感情的事也知道

  难道他派人查过付一舟的资料可是速度能这么快

  一般来说,她家谢先生是不会去做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至少在她看来,付一舟真的就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不值得去查什么的。

  其实云碧雪还是低估了她在她家谢先生心中的分量,只要是她想知道的事情,只要是她疑惑的,她家谢先生都会放在心里,哪怕她不开口,他都会为她默默的去做一些事情。

  就在云碧雪心里沉思的时候,屋子里响彻着付一舟自嘲的哈哈笑声,很是刺耳。

  然后他盯着云碧雪,道:“谢少夫人,你们这些含着金钥匙的人,怎么会知道我们穷人的烦恼,怎么会知道我们心里的苦,不,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就不懂”付一舟眼眸猩红,话语中带着咬牙切齿的滋味。

  云碧雪神情一怔,蹙眉道:“付一舟,你有些无药可救,什么是富什么是穷,苏氏集团财务主管的位置,你的薪资待遇,完全够你生活无忧,难道你还觉得穷”

  “你们根本不懂,你们怎么会懂哈哈,那些薪资待遇,说的真是可笑,我问问你们,你们看在眼里了吗那点钱可能还不够你们九牛一毛吧哈哈”付一舟的笑声很是刺耳,带着嘲讽,带着愤世嫉俗。

  付一舟如此质问,语气如此不好,让谢少周身都带着寒气。

  云碧雪也感觉到谢黎墨周身的气息,拉住他的手,生怕他做出什么来,她还想从付一舟嘴里听出些什么来。

  “付一舟,你心里有问题,富贵都在心中,任何人都在努力的生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关键是心态问题,照你所说,难道集团基层的员工就不用生活了”云碧雪有些怜悯的看着眼前的付一舟,心想,怪不得他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原来是心里变态有毛病了。

  付一舟戴着镣铐的手愤怒的砸向桌子,痛苦的道:“你们,你们说话不腰疼,你们体会过我的痛苦吗我辛辛苦苦的努力打拼,就是想买套房子,好和她有一个家,我不怕吃苦不怕累,哪怕通宵加班都无所谓,可是她做了什么,哈哈,她嫌我穷,她找了个富二代,她说,那个人能让她过上富人的生活。”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