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握着云碧雪的手紧了紧,知道她以前受了不少苦,以后有他在,谁都不能欺负她,不能给她委屈受,连他都舍不得轻说一句,何况别人。

  谢家的人都知道,谢少可是极为护短的。

  两人一边走着,云碧雪一边给谢黎墨讲自己以前的事情,挑着一些欢快的记忆来说,那些不开心的她不想谢黎墨听了难过。

  “黎墨,最近沈老太太,也就是我那个奶奶没来找我,是不是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很长时间了,她都开始怀疑这不是沈老太太的作风。

  谢黎墨想到那个老太太,薄唇微抿,淡淡道:“夫人不必去想无关紧要的人。”那沈老太太根本就不是云碧雪的亲奶奶,所以他出手自然不留情,沈老太太若还想在云家作威作福,那就要学聪明。

  他的夫人顾念一些亲情,可他不会,他唯一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夫人,至于云家,可以说对他并无多大的意义。

  但云老爷子除外,云老爷子疼自己的孙女,而为了自己的夫人,他自然也将他当成自己的爷爷。

  如今云老爷子早就被他安排出院,专门有人看护,不必回云家受气,沈老太太想打主意也没法下手。

  云碧雪听到谢黎墨的话,便知道他肯定为自己做了很多。

  两人一个多小时候,回到家里,谢黎墨看到桌前的手机,竟然是自己母亲打来的,看了看云碧雪,然后拿起手机拨了回去。

  “母亲大人!”

  “这么晚了,怎么没接电话,没打扰到你的好事吧?”自从听到自己儿子有了妻子后,她这当母亲的很是高兴,也激动,一直盼着见见儿媳妇。

  谢黎墨嘴角不自然的勾起一个温和的笑意,“母亲大人说呢?”

  “那还真是母亲的不是了,打电话也没挑时候,我想见见儿媳妇了,你不用藏着掖着,母亲又不会吃人。”

  谢黎墨抬头看着在那忙活的小妻子,绝艳的眼中闪过温和的目光,压低声音道:“母亲,我怕她还不习惯。”

  电话里的女子轻轻一笑,“跟你爸一个样,这还没多长时间,就这么维护媳妇了,我还真迫不及待的想见见呢,你们也赶快给我们生个孙子。”

  说起这个,谢黎墨眉心一动,似有所思,淡淡道:“不急。”

  “也是,不过虽然你们领证了,也要办婚礼,我们谢家,可不能委屈了人家。”

  “母亲大人放心,这个自然。”

  “你们商量了什么时候办婚礼吗?母亲正好没事,和你父亲可以一手操办,至于那些古董长老们,你不用管!”说起那些长老们,女子的语气变得冷厉起来。

  “恩,等我跟她商量下,看她喜欢什么样的婚礼仪式。”谢黎墨如今总会很自然的先想到自己的夫人,考虑她的感受,他不懂女人眼中的期盼,但总想给她最好的。

  “还是等我去宁安市,一起商量。”说着,女子便兴奋的说自己的计划。

  谢黎墨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母亲还真是说风就是雨,都将家里的私人飞机定好了,不来是不可能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