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父越想越不对劲,沈老爷子的态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这让他很是疑惑,也惊出了一身的汗,这可如何是好。

  着急的团团转,可看到外面的记者,更是不能出去,一出去就会被盯上,更被各种质问,这些记者也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想到今日来的谢少和云大小姐,贾父额头都开始冒冷汗,这两个人都不是能轻易惹的主,各个手段了得。

  儿子在帝豪那日的事情,后来也有人汇报,当时他还不怎么相信,如今觉得,这个云大小姐更不是善茬。

  莫不是这次也是谢少报复贾家?如今都知道谢少宠妻,可是宠到骨子里,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把火可不要烧到贾家才好。

  不清楚谢少的底细,儿子就敢,也怪沈老爷子故意拿贾家去当冲锋枪,“哎,你就是蠢,得罪了谢少和云碧雪,看以后怎么办!”

  “他爸,真有这么严重?”

  “你是不知道谢少的手段,刚上任没多长时间,下面还不是服服帖帖的,豪门权贵闹腾着要整治谢少,让他无法执掌宁安市,你看看现在,他还不是好好的掌管一切,就说不能惹不能惹,现在可怎么办?”贾父在屋子里团团转。

  “孩子他爸,你快打电话,给朋友问问,让大家帮帮忙,贾家可不能垮了。”贾母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做富太太做习惯了,可过不惯穷日子,一定要保住贾家。

  “就是呀,爸,你快打电话,我也打电话问问几个朋友。”贾东昆虽然蠢,但也知道他所有的钱都是贾家得来的,没钱,他还怎么泡妞呀。

  可是任由他们打多少电话,现在贾家的电话几乎都没人接了。

  好不容易平日一个比较好的朋友接了,然后语重心长的道:“贾兄弟,你们贾家这次的事太大了,都惊动天京城了,若不是谢少亲自出面,贾家就等着审查被封了,我们也帮不了呀!”

  也有人出主意说,“这事情,也就谢少能解决,不过你儿子得罪了谢少,可不好处理呀,都知道谢少可是有名的护短,现在谁都不敢惹他,更不敢惹他夫人,你儿子胆子还真大!”

  打完电话,贾父仿佛一下子老了,一屁股往后坐,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连他打沈家的电话,都没人接,定然也是故意不接的,沈家这是要弃贾家于不顾了,这可怎么办?他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了。

  以前都能用钱压下去,可现在煤矿的事情越演越烈,根本就压不下去了,也不知道那些家属怎么这么疯狂,肯定是背后有人撑腰。

  贾家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而宁安市的很多豪门权贵也在关注这一事情,看谢少会怎么处理,也直接影响大家心中的指向标。

  此时的谢少别墅里。

  云碧雪吃着谢少做的饭菜,点头称赞,“黎墨,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

  谢黎墨宠溺的摸着云碧雪的头发,“该说夫人越来越容易满足了。”看到她吃的开心,自己身心都会愉悦起来,白天再累,只要晚上回到家,看到自己的夫人,心情都能变得轻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