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认真的给谢黎墨捏肩膀,仿佛手中正做着最重要的事情,她轻轻捏着,然后问道:“疼不疼力度还好吧”

  谢黎墨眸光灼灼温柔的看着云碧雪,温润道“恩”

  谢黎墨的声音本来就如古琴般悠扬动人,这样一个字一个微微上扬的语调,如清泉般一下子荡涤在人的心中,带着魅惑的音律,让人的心忍不住为之沉醉。

  云碧雪因为谢黎墨这一个字,心跟着颤了好几颤,手上的力度也颤了下,,总觉得她家谢先生什么时候都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她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再过矜持,都有种想推倒她家谢先生的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一起,她立马念经,色即是空,色即是空,她要清心,要真将自家谢先生推倒的话,他还不笑话她好长时间。

  或许因为云碧雪在心里念着色即是空,也许念出声来了。

  谢黎墨神色一怔,低头看自己的夫人,温润的神色中透着一丝笑意,他突然开口问道:“夫人,刚刚在想什么呢”

  云碧雪倏然摇头,“我没在想什么。”

  谢黎墨将脸往她身前靠,越来越近,云碧雪赶忙闭上眼睛,生怕自己做出什么来,他家谢先生的倾城魅力,她从和他领证后,就一直对他的绝艳之姿没免疫力。

  而且此时她能感觉到他身上暗雅的清香,让她呼吸都为之一窒。

  看着云碧雪赶忙闭上了眼睛,谢黎墨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胸膛轻震,忍住了笑意,抬头看了下时间,道:“我胳膊好了,走吧,去洗漱一下,该吃饭了。”

  云碧雪听着这句话,松了口气,睁开眼睛如逃似的出了房间。

  出了卧室,她觉得心口还在怦怦跳着,即使夫妻一年,她依然会为他心动心跳加速。

  不得不承认,自家谢先生真的男颜绝色。

  正在一楼的云碧露,看着自己姐姐就在二楼的台阶上发呆,蹭蹭的跑上去问道:“姐,你在想什么”

  云碧雪回神,摇头,“没想什么,只是想着,外面的雨还没停吧”

  “还一直下着呢,今天什么事都做不了,而且姐姐你上午和姐夫在一起,我都没法找你,生怕破坏你们的好事”说着,云碧露嘻嘻的笑着,眼睛还神秘的一眨一眨的。

  云碧雪耳根一红,戳了下云碧露的额头,“乱想什么呢,只是在卧室休息了会。”

  云碧露指着自己姐姐的唇瓣,嘻嘻的道:“姐,还不承认,看看你的嘴,跟樱桃红一样。”

  云碧雪赶忙捂住嘴,跑到一楼洗手间洗了洗,对照镜子看了看,其实根本没什么,那丫头故意的。

  洗了把脸,云碧雪走了出来,对云碧露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云碧露跟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来到自己姐姐身边。

  云碧雪认真的看着云碧露,缓缓道:“碧露,跟姐老实说,今天上午你是不是也跟皇逸泽在一个卧室里”

  “恩,在呀,我无聊,让他陪我打牌,教我打游戏,很好玩。”说着,云碧露还比划了一个武打的姿势。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