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总归是听到谢黎墨的夸赞,云碧雪心情很美丽,奖励性的在谢黎墨嘴边印了一个吻道:“谢先生说的话甚是让我开心。”

  谢黎墨摸着她的头,只是宠溺的笑笑,揽住云碧雪腰间的手收紧,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没让她躲开,反而吻住她的唇瓣,加深这个吻,带着春风般和煦的柔情。

  云碧雪的身子瞬间软化成水,只能紧紧靠着谢黎墨。

  一吻毕,谢黎墨温柔的喟叹一声,将下巴放在云碧雪的头顶,绝艳的眸中带着无尽的宠溺,敛尽天地的风华。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的怀里轻轻喘息,半晌后平复呼吸,抓着他的衣袖,闭上眼睛。

  不一会,谢黎墨没听到云碧雪的声音,低头一看,她还真是睡着了,不由的无声失笑。

  早晨还挺有精神,这下子反而睡着了,他小心的想挪动云碧雪的身子,想将她放下。

  可是他一动,云碧雪便无意识的闷哼一声,似乎睡的有些不安稳。

  谢黎墨便不敢再动了,,只能这么坐着,抱着云碧雪让她继续睡着,想来她也是累了,昨日她一直在看帝都各大家族的资料,到很晚才睡,今早为了送白瑶瑶,她起的也挺早。

  费心费力也挺辛苦的,所以这一会她才会睡着。

  谢黎墨心里也是暖的,她的夫人躺在那没睡,在自己怀里就这么睡着了,他明白,这是因为她信任他依赖他,才能这么安心的睡着。

  就这样,谢黎墨一手抱着云碧雪,一手翻开平板,看最新新闻,也用电子系统将要传达的命令传给谢九,让他安排去处理。

  忙碌着的时候,谢黎墨也不时的低头看云碧雪,轻轻帮她调整下姿势,让她睡的安稳一些。

  待睡到快中午的时候,云碧雪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还趴在谢黎墨的怀里,愣了一下。

  云碧雪一动,谢黎墨就发现了,他低头,温润的道:“醒了”

  云碧雪看了看,想起了自己怎么睡着的,脸色一红,“我怎么就这么睡着了”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谢黎墨揉了下她的头,给她将褶皱的衣服理了下,道:“你可能是累着了,所以才睡着,忧思过度,跟着我辛苦你了”

  云碧雪摇头,“才不,是你让我觉得生活是有希望的,以前总觉得心空洞迷茫,如今我找到方向了。”

  “恩夫人的方向是什么”

  云碧雪眨了下眼,不说话,但她心里明白,自家谢先生的方向就是她努力的方向。

  云碧雪从谢黎墨怀里出来,谢黎墨刚动左右,突然嘶的一声抽疼起来,即使声音很小,但也让云碧雪听到了,她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待一想,才恍然,有些内疚的道:“是不是胳膊酸了我帮你捏捏。”

  谢黎墨本来说不用,但云碧雪幽怨的看着他,似乎他不让捏,她就不高兴,谢黎墨无奈失笑,只能让她帮忙将酸疼的胳膊捏一捏。

  其实这点酸疼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不过看着自己夫人低头温婉的为自己捏胳膊,他的心海泛起一阵阵激荡的波涛。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