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很长时间,贾家一直在风口浪尖,更是被百姓吐唾沫,唾弃不已,快将贾家逼疯了。

  “爹,儿子真想杀了这群记者,跟一群苍蝇,整天嗡嗡叫。”贾东昆现在都不敢出门,整日缩在家里,很是想念外面的美人。

  躲了很长时间,也开始憋不住了。

  “就是呀,孩子他爸,你快想想办法,这样下去,可不憋死。”贾母坐在那里做面膜,一边看着娱乐节目,一边抱怨道。

  “真是急死人,这么久了,都不消停,难道我们贾家只能这样了吗?”

  贾父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听着自家人的抱怨,他心里也是火气蹭蹭往上冒,看着自己吊儿郎当的儿子,气不打一处,一脚踹过去,“废物,整日不务正业的,看看我们贾家都被你害成了什么样子。”

  贾东昆莫名遭受自己父亲的脚踢,一个狗吃屎栽倒在地,看着自己父亲铁青的脸色,连忙爬起来道:“爸,我做了什么?你朝我发火。”

  贾父更是气的来回喘气,“你还说你做了什么,我快让你气死了,要不是你,咱们贾家能成这个样子!”

  “爸,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只不过顶多泡泡妞罢了,这还碍着谁不成。”贾东昆赶忙小声的交代。

  “看看你这个样子,真是气死我了,贾家还能交到你手里?”说着,提着旁边的拐杖就要朝贾东昆身上招呼。

  一说这话,贾母不乐意了,连忙护住儿子,大声道:“还不是你自己没本事,护不住贾家,净拿儿子出气。”

  贾父气的手指着这母子两个,“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要不是这个蠢货撞枪口,得罪了那个云碧雪,间接得罪了谢少,咱贾家能处于现在这个局面?”

  “关我儿子什么事,最早的时候,不是你要对付人家谢少吗?怎么这会反而怪气儿子了,自己没本事,哼!”

  “你,你……”贾父差点气的晕过去。

  贾东昆很识相的赶忙过去安慰,毕竟这个家还是父亲做主的,“爸,你担心什么,那事情也是沈家让我们做的,说肯定没事,如今我们贾家出事,怎么也不见沈家出手?”

  贾母也忍不住开始不满,“就是,这沈家将我们当成了什么,当枪使,也真是想的出来,煤矿的收入要孝敬沈家,这出事了,就拿我们挡,可真是好算盘。”贾母富裕了,自然忘了现在的一切都是沈家给的,既然没利益了,自然怪起沈家了。

  “哎,这事我找过沈老爷子,沈老爷子说现在正在风头上,还是先忍忍,暂时少见面。”

  “就你傻,沈老爷子这是弃我们贾家,不管不顾。”

  贾父摇头,“不可能,沈家的经济来源靠我们贾家,不可能不管的。”

  贾母只知道利益和金钱,自然不管这些,“什么不可能?闹到这么大,沈家还出面?那不是傻的将一切往身上揽吗?前段时间,沈家发生了好多事情,记者围追堵截的,好不容易消停,他们愿意在引火烧身,你莫不是脑子糊涂了,还相信沈家,哼。”

  贾父也在思忖,听着贾母的话,也暗暗脸色不好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