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白瑶瑶点了点头,其实当女兵,一个是梦想,另一个就是她想充实自己,让自己有事情可干,这样就不会整日去胡思乱想,人陷入一定的苍凉心境里,一定要给自己一个希望和方向,才不会绝望痛苦。

  到了庄园别墅,白瑶瑶跟段炎昊告别,然后目送他的车离开,一直站在那里,久久没回神。

  正在这时候,云碧露悄悄来到白瑶瑶身边道:“瑶瑶姐,哪个情哥哥送你呢,这么依依不舍的”

  白瑶瑶心一跳,回头一看是云碧露,拍了她一下,“你这丫头走路也没声音,吓死我了。”

  “瑶瑶姐,你快如实招来,到底是谁”

  “不告诉你。”

  “哎呀,我的好瑶瑶姐,你快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就好奇死,要不今晚我就折腾的你不睡觉”云碧露颤着白瑶瑶,就是要问,其实她是好奇也担心,瑶瑶姐会对谁依依不舍呢这可是个好现象,说明瑶瑶姐能走出过去那段情伤了。

  白瑶瑶看着云碧露身后道:“皇少,你也回来了”

  云碧露一看,没有皇逸泽,跺了跺脚,追上白瑶瑶。

  到了晚上,白瑶瑶才告诉云碧露,那是段炎昊

  云碧露差点惊呼的跳起来,“瑶瑶姐,你说什么军哥哥来宁安市了哎呀,这是专门为你来宁安市的节奏。”

  白瑶瑶抱着枕头,有些胡思乱想,没说话。

  云碧露看着白瑶瑶情绪不高的样子,问道:“瑶瑶姐,这是多么激动的消息,你为什么看起来还不高兴。”

  “下午的时候,他主动要送我回来,他手机响了,他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可我那一眼看到了,屏幕显示的名字像是一个女人,或许他也不是我的希望。”白瑶瑶心里其实挺苦,一直找不到她的方向和归宿。

  “瑶瑶姐,女人说不定是他姐姐,姑姑,妈,大姨之类的现在手机都不标注称呼,就连我标注的也是姐姐和姐夫的名字,都说标注称呼不安全,都是为了防止手机丢了,有人捡到好骗亲人”

  白瑶瑶想了想,云碧露说的也有道理。

  回到各自的房间后,云碧露坐在床头,忍不住又开始翻起e国的新闻来,当看到西容子烨和夏木清烟的婚约取消的新闻后,她差点一下子从床上滚下来。

  云碧露还差点将手机给摔了,她激动的拿着手机蹭蹭就往皇逸泽的卧室跑去。

  她也不敲门,一把打开门,就看到皇逸泽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的浴衣还散开着,露出最诱人的风景。

  云碧露呆愣的看着,眼睛一直不移开,咕咚咕咚的咽了几口水。

  皇逸泽的眸光暗幽灼灼,似有什么一闪而逝,他慢条斯理的将浴衣系好带子,看着云碧露道:“怎么又毛毛躁躁的跑进来了”他说过多少回,这丫头还是没记性。

  “我忘了,一激动就进来了。”不过云碧露内心再想,自己怎么好几次跑来都是他刚洗完澡,好像貌似他都习惯饭后沐浴,真是洁癖干净,她自己都两晚没洗澡了呢。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