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刘平听着安夜轩有些动怒的话,立马摇头道:“安少,属下知道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靠安少的提拔,属下不敢有任何的想法,属下对安家是忠心耿耿的。”

  刘平内心其实是害怕的,他一个小人物走到今天,也是八面玲珑,很圆滑,但野心也很大,其实他内心里已经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当然他还想着往上爬,就不能让安少对他有不满。

  “刘平,你将那套心思还用在了我的身上,真是可以。”安夜轩作为安家的下任继承人,自有一套管理人的方式,刘平那点小心思,他只是懒得去看,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只不过这一次刘平触犯了他的底线,安夜轩自然不能姑息。

  刘平一惊,赶忙道:“安少,属下对您真的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安夜轩在桌子上狠狠拍一巴掌,怒道:“那今天,你又是怎么说的,又是怎么处理的事情你还知道天高地厚吗连我和黄王都不放在眼里,够可以的,啊”

  “安少,您消消气”刘平说着,还想靠近安夜轩,寻思着抱大腿。

  安夜轩看着刘平这张嘴脸,突然觉得很是恶心,一巴掌打在刘平的脸上。

  刘平冷不丁被打的这巴掌,脸瞬间肿了起来,身体也跟着被打的晃了晃,他捂着脸看着安夜轩,“安少,你”

  “刘平,你觉得我不该打你”

  “不是的,安少,属下不服。”

  “不服是吗那用不用我数落一下,你这些年,仗着安家,做了多少事,又收了多少钱你以前不是经常说家里穷吗那你现在那套黄金地段的别墅,是怎么得来的你珍藏的那些宝物,用不用我让司法人员去查一下恩”

  刘平一听,吓的脸色白了,连忙求饶,“求安少高抬贵手,属下是替安少办事的。”

  对于这样不知悔改的人,安夜轩突然有些厌倦,他一脚踹了下刘平,直接将他踹倒在地。

  安夜轩的力量本身就很大,这样一踹,刘平的嘴角直接出血了。

  在刘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安夜轩道:“来人,将刘平送进安家的家法堂里,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留他活着,回头交给黄王,总要给黄王一个交代。”

  “是”两个安家下属就要拖着刘平往外。

  刘平吓的惊惧不已,赶忙跪地,朝着安夜轩哭喊饶命,“安少,是您对云碧雪厌恶不满,属下想替您出气,属下对你是忠心的,是您说要让云碧雪下不了台,是您要让她受耻辱的”他觉得他很冤枉。

  安夜轩额头青筋不断的跳,“刘平,就算是你会揣摩我的心思,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难道还要人教吗你知不知道今天你的话将安家至于帝都的风口浪尖了,要不是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会以为你是别的家族派来的,专门害安家的。”

  刘平真不知道这么严重,但是安家的家法堂也不是任何人能待的,那里是豪门家族从很早之前就一直流传下来,专门处罚家族黎犯事的人,很恐怖的,他进去的话,一条命会丢一大半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