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灰衣男子脸色发白,看着云碧雪挑衅的目光,尤其她的嘴边还挂着嘲讽不屑的弧度,似乎要将他刚刚盛气凌人的态度给返还回来。

  灰衣男子叫刘平,在天京城里,他是安少的下属,借着安家的关系,很多人也要看他脸色,平日颐指气使惯了,自然也没将宁安市的云碧雪看在眼里。

  不得不说,刘平也是井底之蛙,并不知道宁安市其实是卧虎藏龙。

  尤其云碧雪刚刚这句话,直接就打压的他无法反驳。

  云碧雪端着酒杯,冷睨的看着刘平,一身凌厉的气势尽数外放,所有的气焰一下子全部压上刘平。

  她用的是意念和精神力,就是要将所有的凌厉气势散发出来。

  云碧雪冷笑了一声,大声道:“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承认我说的对了,相信黄王殿下会秉公处理这件事,毕竟一个这样的小人物都敢欺在殿下的头上,还真是野心不小呢”

  这句话更是将一个要谋反的罪名按在了刘平头上,一下子将他说懵了,也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狠狠的盯着云碧雪,眼神恨不能杀死她。

  “怎么不服还是说你对黄王殿下不服”云碧雪云淡风轻,好整以暇的看着刘平。

  她知道这是安夜轩的人,一个跑腿的人都想让她好看,那么今日,她便让安夜轩知道,让所有人看看,她云碧雪不是好欺负的,她就是要杀鸡儆猴,给安夜轩一个下马威。

  同时也让天京城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知道,她云碧雪从来就不是软柿子,逼急了,她绝对会狠辣出手。

  谢黎墨早就安排人在云碧雪周围形成保护,他目光含着赞赏,深深的看着云碧雪,这就是她的夫人。

  此时她周身散发的光芒那样明亮,让人很难忽视,谢黎墨心里柔软,目光带着宠溺。

  原来他的夫人也可以让他如此惊喜,也可以撑起一面,让他不用担心,可以如此伶牙俐齿,甚得他心喜。

  刘平被压的怒火中烧,愤怒的盯着云碧雪,大声道:“云碧雪,你如此恶毒”

  云碧雪一巴掌打在刘平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特别响亮的巴掌声,打在了刘平的脸上,来参加宴会的人,以及记者还有周围观看的市民,都集体倒抽了口凉气。

  内心却不得不对云碧雪竖起大拇指,厉害竟然敢打天京城派来的人。

  同时也在心里思索,怪不得都说惹谁也不能惹云大小姐,果然厉害,有魄力,让人惊艳。

  刘平也被打的不知方向,呆愣变傻的趋势,待他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云碧雪已经将酒递到他的面前道:“怎么,不想喝这杯喜酒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地位很高,谁都可以不看在眼里。”

  刘平一咬牙将酒夺了过来,一口喝完,将酒杯摔在地面上,啪的一声碎响,响彻在每个人的心中,他恨恨道:“好,好一个宁安市,好一个云碧雪”

  云碧雪抱胸看着已经被激怒的刘平道:“你只不过是一个下属,刚刚你出言不逊,对我进行言语攻击,就连法官和警察在这,也只会说你的错。”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