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的声音很冷,目光更是带着寒意,顿了下,她继续道:“刚刚王千瑾还说过,安夜轩本来打算亲自来,估计也是想搞破坏,是他将楚菲儿活着的消息让安夜轩知道了,安夜轩这才没来。”

  此时想起安夜轩,云碧雪心里升起浓烈的恨意,她本不欲和任何人有过节,但是安夜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当她云碧雪好欺负。

  云碧雪低声的道:“去了天京城,我第一个要动的就是安家。”因为安夜轩彻底惹怒她了。

  “好”只要是云碧雪想做的事情,他都会一直支持。

  安家出了一个安夜轩,做的也确实有些过分,不给点教训也是不行的。

  谢黎墨直接对谢九传递了一个眼色。

  谢九会意,他一步步上前走到门口处。

  所有的视线都落在这份贺礼上,天京城的贺礼,到底会送什么来大家翘首盼着,更是期待着。

  当然众人是不知道这里面的渊源的。

  谢九走上前去要接过贺礼的盒子。

  但是那人却并不递给谢九,反而朝着云碧雪的方向道:“这是给谢少和少夫人的,独特贺礼,所以希望谢少和少夫人过来亲自打开。”

  云碧雪嘴角勾起一个嘲讽冷漠的弧度。

  她大声道:“可是安家代表天京城送来的。”

  “不错,我们确实是安家的人,不过我身后那两位可是帝都黄院的人。”此人说明身份,无非就是想来个下马威。

  云碧雪冷厉道:“是吗”说着,她目光中更是带着杀气。

  谢黎墨要拉住云碧雪,自己上前,但云碧雪回头对他灿烂一笑,意思是自己完全能应付。

  看着云碧雪眼中狡黠的光芒,谢黎墨才松了口气,知道她肯定是想做点什么。

  谢黎墨的目光温柔,低声道:“想做什么就去做,有我在。”

  这句话的意思也是告诉云碧雪,无论闹出什么大的篓子,他都会帮她补上,就算是残局,他也会帮她收拾。

  云碧雪点头,心中已有思量。

  她拿过侍者盘子上的酒,在手中一转,然后朝着说话的人走去。

  她一步步走着,大家都觉得那气势是凌驾众人之上的,那样的风华明艳,每一步都仿佛是踩在人的心口上。

  云碧雪走到那人面前,将酒递给他道:“既然来送贺礼,那么也将这杯酒喝了。”

  穿着灰衣西装的人手中拿着盒子,不屑的道:“我只是代表天京城送贺礼,并不是来喝喜酒的。”

  “奥既然眼中没有喜酒,那也就没有我们的婚宴,,何谈贺礼,就算是现在黄院的黄王殿下在此,我作为宁安市的市母敬酒,他也会喝,难道你一个区区跑腿的,比黄王殿下还大牌”

  云碧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陡然提高,带着凌厉和森冷。

  这句话一下子将灰衣西服的男子压了下去,他心中警铃大作,额头也有些冒汗,他对谁不敬,也不敢对黄王不敬,要是这话传到黄王的耳边,他这条小命会不保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