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须臾,云碧雪道:“老公,你想的可真周到。”

  谢黎墨抱着云碧雪紧了紧,将唇瓣印在她的锁骨处,喃喃道:“你我的婚礼,自然要想周到,总觉得还是亏欠了你。”

  云碧雪被谢黎墨吻的有些痒,推开他道:“才没有呢,我觉得特别开心,遇到你,暖了我的心。”

  一偏头,云碧雪看到窗外,有些红红的光芒,“外面一片红色喜气洋洋的感觉。”说着,云碧雪便下地去窗边看。

  谢黎墨一把揽过她的身子,道:“别乱动,安静点,好好再睡一会。”

  “可是睡不着。”

  谢黎墨伸手捂住云碧雪的眼睛,道:“闭上眼睛就能睡着了。”

  云碧雪被谢黎墨的手捂着眼睛,睫毛还是眨呀眨的,弄的谢黎墨的手心很痒,呼吸突然有些重,他一个翻身,对云碧雪道:“既然夫人精力这样旺盛,不如我们做点有意义的。”

  云碧雪连忙摇头,“不行呀,今天可要举行婚礼的,不能在身上印下痕迹。”

  谢黎墨深深的看着云碧雪,心里变得特别柔软,语气也轻柔的道:“那就听话,好好休息,越折腾你是越睡不着的,而且今天一整天你都会很累,这个是没法避免,中午还要敬酒,下午等客人都走了,你才能回来,穿着高跟鞋来回走动,那样的场合,我可没法背你。”

  云碧雪握着拳头道:“小看我,经过训练,我的体力还是很好的。”

  “这跟体力好没多大联系,如果你一整天都在单打独斗可能没觉得什么,一整天都在训练也没觉得什么,可是你一整天都是新娘子,是会累的。”

  “你怎么知道会累”

  “现在不相信我,等晚上就知道了,你觉得会不会累”

  云碧雪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

  谢黎墨低头刮了刮她的鼻子,道:“那夫人,晚上的洞房花烛夜可不能睡着。”

  云碧雪脸色一红,锤了下谢黎墨的胸膛,“你还想着晚上。”

  “当然,那才是属于我的福利。”

  说了会话,在谢黎墨的催促下,云碧雪也只能安静的闭上眼睛,或许说了会话心里的紧张消散了许多,也有些累了,便疲惫的睡了过去。

  她其实定了个早晨四点半的闹钟,但是谢黎墨给她改成了五点。

  等云碧雪醒来的时候,看到五点,哇哇的叫了声,然后赶忙去洗刷间洗刷了下,洗漱完看到慵懒又优雅的站在门口的谢黎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都怪你,也不叫我。”

  “夫人,是你说自己定了闹钟。”当然他不会说,自己给她将闹钟挑了。

  云碧雪因为有些紧张有些激动,倒没多想,还以为闹钟坏了,想着回头换一个。

  洗刷完,姬琼心便将做好的饭放在桌子上,一家人吃早饭,鸡蛋都是染着红色的鸡蛋,代表喜气,还是谢黎墨给她剥了个。

  而宁安市的市民起的更早,大家伙都赶忙的跑到大街上,好等着观看迎亲队伍,生怕出来的晚了,好的位置就没了。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