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到云碧雪的回答,谢黎墨绝艳的眼中闪过一道潋滟的波光,琉璃醉人,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如今都长记性了,很不错。”

  云碧雪将谢黎墨的手从鼻子上拿开,开口道:“婚礼前,要让自己安安全全的,这个我晓得的。”

  “不单是这个,任何时候也要注意。”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严肃的神情,噗嗤一笑道:“老公,听说腰带可以将一个人拴着,要不你也试试”

  谢黎墨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现在变的油嘴滑舌了”

  “这不叫油嘴滑舌,这是正理。”

  “好,算你有道理,时间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该出门了。”

  “恩”

  谢黎墨走出门后,云碧雪继续躺着休息,不过脑海里却在想如今宁安市的局势,看起来一切都风平浪静,大家集中精力搞经济发展,但总觉得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这种遗漏的地方让她去想,还真想不明白。

  纠结了许久,云碧雪也没想出什么,叹了口气,算了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谢黎墨来到了宁安市的某处医疗基地,用指纹走了进去。

  类似小型别墅,却也格外幽静雅致,里面是一个个大的房间,医疗设备都最先进齐全,适合做手术也适合静养疗伤。

  看到鹤发童颜的老头,谢黎墨道:“乌孙前辈。”

  老头看着谢黎墨道:“你来了,那小子还不错,挺能忍,现在在里面针灸,过半个时辰,再拔出来。”

  谢黎墨明白,这种华夏古老的针灸术都失传了,也就乌孙前辈能施展出来。

  须臾他问道:“我能进去看看”

  “可以。”

  当谢黎墨来到秦淮翎所在的房间时,就看到他躺在那里,腿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针,而他的身上也不断冒着冷汗,忍着疼痛,一动不动。

  旁边三个乌孙前辈的助手一直在看着。

  谢黎墨不说话,只是保持安静,他知道,这种针灸,不能分心,就连秦淮翎也是不能乱动,呼吸必须平稳,否则这针一旦动了地方,轻的话这一次针灸就白费工夫了,重的话还会对身体有损伤。

  待时间到,乌孙前辈给拔出所有的针后,秦淮翎才能动。

  这时候秦淮翎也才注意到谢黎墨的存在,眼中是对他浓浓的感激。

  谢黎墨摆了摆手,未让他说什么感激的话,只是问道:“现在腿有知觉了”

  秦淮翎阴凉的眼中闪过最璀璨的光芒,点头道:“恩,前段时间还没感觉,一直泡药,针灸,从昨天开始就有知觉了。”他还记得有疼痛感觉的时候,他心激动的都快跳起来了。

  “不错,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事情,袁家的资料我给你搜到了,包括当年的事情还有袁家的小姐,都在资料里。”

  听着谢黎墨的话,秦淮翎神色一动,问道:“袁家的都有,包括她”

  谢黎墨道:“恩,就算是袁家的小姐不住在袁家,只要有心,还是能查到她的行踪,我把资料给你,等你的腿治好了,你可以看看如何去做,我能帮忙的也就到这里了,以后关键看你了。”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