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职演说那日之后,云碧雪整个人快炸毛了,好几日气的脸色都不好,最后杨梅将查到的消息放在云碧雪桌前,她的脸色才稍微好一些。

  看着桌上的消息,云碧雪手指紧紧的捏着,嘴角勾起一个淡漠嗜血的弧度,敢动谢黎墨,看她如何对付他们。

  晚上云碧雪早早回家,谢黎墨还没回来,她便亲自下厨。

  “少夫人,我们来就好。”谢十一看着云碧雪在厨房忙碌,立马恭敬的道。

  云碧雪摇了摇头,“谢十一,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可以做好,你先下去吧!”

  “是。”如今,她对少夫人是言听计从,那日撞车事件后,她便被送往国外总部了,若非少夫人,或许她早就被谢家雪藏了,对一个家族忠诚死士来说,这比杀了她都痛苦。

  所以她重新回到少夫人身边,真的格外庆幸,而且她重新回来之前,谢少的指令是,以后她的主子是少夫人,一切以少夫人的安危为重,更是要忠诚于少夫人。

  云碧雪一边哼着曲调,一边做饭,对她来说,这里是她的家,为黎墨做饭也是一种享受,而且他最近一直忙着工作上的事情,很是疲惫,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她看着也心疼。

  云碧雪神色一恍惚,是的,心疼,不知不觉,她将他放在了心里很重要的位置上,以前她特别渴望一个家,如今拥有了,所以也格外珍惜。

  谢黎墨回来的时候,刚换下衣服,便闻到一股香味,走到厨房门口,看到里面忙碌的身影,绝艳的眉眼间盛满化不开的温柔,潋滟波光一转,嘴角更是挂着温柔的浅笑。

  云碧雪感觉到身后的气息,回头一看,眉眼弯弯一笑:“回来了,你先去歇着,就剩这些粥了,一会就好。”

  谢黎墨魅色动人的眼波里闪过一丝光芒,然后上前一把拦住云碧雪的腰间,低头轻吻住她唇瓣,细细的摩挲,带起一阵阵的电流和颤栗。

  云碧雪差点站不稳,她轻轻推开谢黎墨,耳根有些红,低头道:“我身上有油烟味,你快去将衣服换下来。”谢黎墨身上每一件衣服都是非常贵的,谢家都有专门的裁缝制作团队,每一件衣服,无论是做工用料都是顶尖的,而且从不外面,没什么牌子一说,但她却明白,造价不低。

  谢黎墨欣赏云碧雪为他害羞脸红的样子,温柔宠溺的一笑,“好。”然后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才走出厨房,回到卧室,将衣衫换下来,穿上居家服,重新走下来。

  云碧雪将粥在桌子上放好,看到穿着一身休闲居家的谢黎墨,心中不得不感慨,她家谢先生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尤其白色更能衬托出他一身风华绝代的气质。

  自从那日会上见到他穿白色衣服后,她后来买衣服都专门挑选白色的买,那会她还不知道她家谢先生的衣服都是专门团队制作。

  只不过她还是很喜欢看,谢黎墨穿上她买的衣服,总觉得普普通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一下子变得高大上起来了。

  谢黎墨低头看着云碧雪眼中闪亮的光芒,心里轻软,更是升起一丝的喜悦,这幅皮囊能吸引自己夫人的目光,也算是甚得他心。

  “都做好了,快吃饭吧!”云碧雪高兴的将筷子递给谢黎墨,然后坐下一起吃饭。

  谢黎墨接过筷子,只是放在一边,然后专心的夹起炸虾,将皮剥好,放在碗里,然后递给云碧雪,“吃吧,不过别吃的太多。”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自己夫人喜欢吃虾,但是不喜欢剥皮。

  云碧雪毫不客气的夹起已经剥好的虾,吃了起来,因为很是珍惜满足,吃的也满嘴都是。

  谢黎墨好笑的给她将嘴角的油擦干净,“吃饭,跟个孩子似的。”虽然如此说着,但语气里却充满浓浓的宠溺和纵容。

  这让云碧雪想起小的时候,那会爸爸妈妈也都在,她可以享受家的温馨和父母的宠爱,记得那会父母也会如此宠她,可是已经有多少年了,她都没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所以她才会怕,那么怕失去他,尤其在那日就职演说日,枪响的那一刻,她都能感觉到自己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还好,如今看他好好的在自己身边。

  所以她明白自己更要强大。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两人都进了书房,云碧雪将自己查到的消息递给谢黎墨,“这是我最近查到的,贾家这次真是狗急跳墙,竟然还这样对你。”

  谢黎墨宠溺的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发道:“若是单独的贾家是不敢这么做的。”

  云碧雪蹙了蹙眉心道:“难道是沈家怂恿的?”

  “也未必是沈家怂恿的,也可以是贾家矿难事件,将他们逼上了风口浪尖,而沈家为了摘除自己的嫌疑,将这件事引向了我……”

  “所以贾家就以为,只要杀了你,找当地的人做执掌者,媒体被控制,就不会有人针对贾家了?真是好算计!”

  谢黎墨修长精致的手轻敲着桌面,眼中暗光一转,“有些蛀虫,早该处理掉了,夫人放心,这些我自己来处理便好,你只要安心做好我的少夫人便好。”说着,便轻柔的将云碧雪揽进怀里。

  他其实早就将一切查好了,只不过不想她担心罢了,所以没告诉她细节,却没想到,这些时日以来,她日日忙碌,居然是为了这件事。

  这样的她,让他如何不宠。

  而且以他的身手,子弹从外穿过,也是打不到他身上的,那速度还快不过他的身手,况且他也有防弹衣。

  云碧雪闷闷的从他怀里抬头道:“可我不想什么都不做,我也想做些什么,保护好你。”

  谢黎墨胸膛一震,愉悦的一笑道:“好,我知道夫人的心,不过眼下宁安市的豪门世家并不少,若要动,必须有一个完全之策,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

  想了想,云碧雪点了点头,“我明白,你有自己的顾虑,毕竟若是豪门世家联合起来针对你,确实不利,所以我们要逐个击破,找到那些家族的不利证据,威胁诱惑也好,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云碧雪说着,眼中黑暗一卷,双手更是紧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