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面对秦淮翎的雷霆和狠辣手段,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领着秦家集团给的养老金,就这么走了,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秦家豪门集团也是如此。

  秦淮翎掌握秦家之后,站在秦氏集团顶楼办公室,俯瞰整个大楼,眼底掠过一丝凉意,当在看自己的腿时,他自嘲一笑。

  其实就算是现在他掌握了秦家的一切,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可还是回不到最初,每次看到他的腿,他都能想到当年的事情,内心仇恨便无法放下。

  “扣扣”

  “请进”

  “秦总,您的母亲说给你送饭来了。”

  想起自己的母亲,秦淮翎周身的凉意散去,开口道:“让我母亲进来,以后我母亲来,无需阻拦。”经历很多,他明白,最疼自己的还是母亲,只是她也是个可怜人,在秦家一直都没地位,后来为了自己又被秦姑打压,秦姑几乎也是把他母亲当成了使唤侍从。

  秦母提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头上都有些花白,看着秦淮翎,有些小心的道:“淮翎,这是妈给你做的,你别累坏身子。”秦母其实不敢多说什么,怕惹自己儿子厌烦,毕竟这么些年,她只能隐忍,没为儿子做些什么,那时候她就想,只要儿子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秦淮翎推着车子走过去,抓住秦母的手道:“妈,以后你别那么累了,儿子让你以后享福。”

  听着这句话,秦母全身哆嗦着一颤,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小心的去看自己儿子的眼神,那里面是真挚是对她这个当母亲的心疼。

  秦母最酸涩的内心一下子被触动了,眼泪更是流了下来,她哆嗦着赶忙擦眼泪,“淮翎,妈不求别的,只要你好好活着,能开心就好。”儿不怪她,真好。

  让人将母亲送回秦家老宅后,秦淮翎接到了谢黎墨的电话。

  中午两人在一处餐厅吃饭,谢黎墨看着眼前的秦淮翎,觉得他多了丝人气,不似最开始那种冰凉阴冷,“掌握秦家,报了一部分的仇,还是不开心”

  秦淮翎摇了摇头,“以前觉得这些本就是我的,一直处在仇恨中,今天看了母亲后,才知道,原来我错过了太多时光,我挺不孝的。”

  谢黎墨神色一动,真没想到秦淮翎会说出这样感性的话,“你走的不太远,你母亲一直在等你。”

  “恩,以后想让母亲安享晚年,至于父亲的身体,我也会想办法找人治疗。”

  谢黎墨拿起茶杯,悠然的喝着茶,清雅的道:“还记得我说过,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吗”

  秦淮翎点头,“恩,记得你说的,不过这次秦家的事情,你帮了我太多,我记得我们之间的合作,秦家会以你谢少的命令为尊。”

  谢黎墨摇头,“秦淮翎,你知道的,我帮你,不单单是为了让你秦家服从谢氏,最主要的是你一开始没站错队伍,而且这个大礼是和你的腿有关,国际医疗团队已经进入宁安市,你的资料我给老前辈看了,他说治好你腿的可能心还是比较大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