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扬听着苏冷纤愤怒的话,嘴角勾起一个笑意,眸光一转道:“就算是你再不喜欢孟小姐,可你别忘了你哥哥喜欢,就算是孟家再不对,你哥哥当初还是抛弃了云家,选了孟家。”

  苏冷纤的脸变的越发扭曲了,呸了一声道:“谁说我哥哥不听我的,当初若不是我,我哥哥也不会对云碧雪变得冷漠,哼,我说谁好,我哥哥自然喜欢谁,我哥哥还是听我的!”说到最后,苏冷纤的语气陡然变高。

  周扬好脾气的上前抱住苏冷纤,语气很是温和,“好,我的大小姐,你哥哥听你的,你说孟家好,你哥哥便娶孟家大小姐,你说孟家不好,你哥哥便不娶孟家小姐,这样总行了吧!”

  苏冷纤冷哼了一声,“这样还差不多。”

  “苏家如今处在风口浪尖,你哥哥为了你听说都瘦了,你难道真的不回去看看?”

  苏冷纤心里一提,看向周扬,腻着眼睛道:“我哥哥真的瘦了?”

  周扬很是认真的点头,“不错,你父母扬言要跟你断绝关系,你哥哥一边稳定苏氏集团,一边找你,孟家见死不救,更是不管不顾,我看那个孟家小姐以前挺喜欢你哥的,这么长时间,都没听说她找过你哥,帮过苏家,哎,果然是患难见人心呀!”

  周扬看似无意的话,说着有意,听着更是有心,苏冷纤这次对媒体的怒火,终于有了转嫁口。

  将内心的愤怒全部算在了孟家的头上。

  突然她阴翳的抬头,“周扬,这次都是你,若不是你,根本不会发生这一切。”说着,便狠狠一推眼前的人。

  周扬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膀,“我的大小姐,我可是冤枉,是你醉酒不省人事,拉住我,对我那样……那样的……”

  看着周扬一副委屈的样子,苏冷纤大吼,“你别说了,我不听。”

  孟家

  夜色渐深,陈沛看着窗前静静坐着的女儿,走了过去,“心妍,你爸也是为我们孟家好,你要理解你爸。”

  孟心妍捏着手中的手机,有些心不在焉,“妈,我知道爸的考虑,可是这件事是苏家小姐的丑闻,跟冷寒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听说他很累很辛苦,他一个人支撑着苏家,很是不容易。”

  陈沛眼中光芒一闪,坐在女儿身边道:“心妍,你就是心善,苏家要跟我们孟家联姻,本来就是高攀,苏家顶多是个豪门,而我们孟家却是世家,你只觉得苏少好,他若是没点手段,能坐稳集团的总裁位置?”

  “妈,可我真的觉得他很好,这几天他都给我打电话了,我没接,我心里……”她心里有些不安。

  “心妍,男人呀,就是不能太宠,你就是要这样,吊着他的胃口才是好,若是让他知道你太容易得到了,反而不珍惜,他是不是后来没有一开始对你那么好,那么上心?”陈沛一直盯着自己女儿的眼睛看,试图打动她的心。

  孟心妍努力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最初他追自己的时候,真的特别用心,可是后来,都是她去找他的。

  “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恩,还是女儿聪明,要让苏冷寒知道自己的位置,就算真要和我们孟家联姻,也要拿出诚意来,别以为我女儿是那么好得到的,以后等你结婚了,就有地位了。”其实陈沛和孟父商量后,已经不看好苏家了,既然已经跟天京城联系上了,自然想给自己的女儿找个天京城的靠山。

  看着女儿有些松动的神情,陈沛继续下一剂猛药道:“心妍,你不想想,最初云大小姐不是对苏冷寒很好,也特别上心,可是最后呢,他还是选了你,男人呀,骨子里都一样,越不容易得到的,越是想得到,况且,云家破败了,他抛弃云家转而选我们孟家,你也该知道,他也是冲着我们孟家来的,如今苏家这样的情况,他更该来巴结我们……”

  陈沛“苦口婆心”的说着,很是满意女儿的表现,最近孟家从未出面更是没有表态,媒体找不到孟家的缺点,孟家名下的企业股票稳定,不受任何波动。

  苏家能出那样的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陈沛现在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苏家,只眼高于顶的看上了天京城,只是等她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

  最后在自己母亲的劝说下,孟心妍点头,“妈,我听你的,看冷寒的表现。”前段时间他对自己有些冷淡,似乎对云碧雪很是上心,让她心里格外不安。

  孟心彤正要去洗手间,从二楼走过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陈沛果然是势利眼,一听就知道是看不起苏家了,当初陈沛就是看上孟家的财富,所以故意勾搭孟父,伤害她的母亲。

  这份仇恨,她一直埋藏在心里,自然不会就这么算过的。

  孟心彤眼中闪过一丝冷光,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无人知道她听到了今日的话。

  这一日,苏冷寒一如既往的宿在了办公室,冷不丁手机却响了,“喂!”

  “是苏少吗?”

  很是陌生的声音,辨不清男女,似乎声音经过处理过,苏冷寒皱了皱眉眉心,“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我是来告诉你一段消息的,孟家打算舍弃苏家,重新攀附天京城,苏少可要抓住这高枝,做好心理准备呀!”

  苏冷寒心里一惊,“你到底是谁?为何告诉我这些。”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我告诉你也是在帮你。”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苏冷寒的心久久无法平静,只觉得极为疲惫,却再也无法入睡,点燃了手中的烟,办公室烟雾缭绕间,似乎让他的头脑更加清晰。

  以前他是烟酒不沾的,可最近这段时间,却用它来提神了。

  孟家!苏冷寒突然想起了云碧雪,那时他抛弃了她,转而选了孟家,对云家不管不顾,她是不是也是他现在这种心情?

  苏冷寒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内心越来越孤寂空旷了,看着诺大的办公室,却觉得格外冷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