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皇逸泽走出卧室后,拿出手机,在上面快速按了几个键,没过多久,一个乘着夜色的男子来到别墅,恭敬的跪在皇逸泽身边,道:“少主子,这是您要的照片”

  皇逸泽拿过来,看了几眼,正是白瑶瑶坐在古镜咖啡相亲的照片,很模糊,只是剪影,任何人看到了,都认不出两人是谁,就算是扔在街道上,别人也只是以为一个普通的照片,连人都看不出。

  但是皇逸泽相信,这张照片到了西容子烨的手里,效果就不一样了,或许很能刺激他,男人最了解男人,在不在乎不是外表能看出来的,还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一个男人若真的一点不在乎,也不会想尽办法打造一个金笼,只为金屋藏娇。

  所以他相信,要出气,只能拿捏一个人的弱点来,相信这张照片,是最能刺激西容子烨,也能出口气吧反正白瑶瑶要离开e国了,效果如何,能让西容子烨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不在他考虑之列。

  而且白瑶瑶离开了e国,就不再西容子烨的控制范围内。

  再说了宁安市有谢黎墨,谢氏的少爷,下任继承人,是谁都不敢惹的吧

  想着,皇逸泽嘴角弯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属于帝王般的那种桀骜和洒脱,“想办法,让西容子烨偶然看到这张照片,不要让他有任何怀疑”

  “是”

  皇逸泽又简单的交代了几句,来人才恭敬的离开。

  第二天,私人飞机到达后,三人便起身去私人飞机场坐飞机,在临走前,白瑶瑶看着街道上到处都是总统的婚纱照,艳丽的眼中掠过一丝凉光,带着淡淡的愁绪,半晌后,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内心道:别了,e国,以后她再也不会回来。

  只是在离开前,白瑶瑶接到了段炎昊的电话,一看手机显示段炎昊,她的心跟着一颤,手有些拿不稳手机,其实她都没告诉段炎昊自己要离开e国。

  其实不是不想告诉,而是那段时间的相处,让她觉得段炎昊也是有故事的人,她现在已经经历不起任何的伤痛,她不再是青春的时间,有那么多的活力,也不敢再受伤。

  所以她内心即使感激段炎昊的陪伴和细心,但同样也有些排斥,或许是说她胆怯吧

  云碧露看着白瑶瑶只是出神,并不接电话,疑惑的问道:“谁的电话,疑,瑶瑶姐,你怎么不接”

  说着,便一把拿过手机,白瑶瑶没设防,被云碧露拿走了。

  云碧露一看手机上显示段炎昊,她当然知道是谁,军哥哥,立马带白瑶瑶接了起来,“军哥哥,我和瑶瑶姐要回a国,参加我姐姐的婚礼,你有时间也记得来玩,当然,瑶瑶姐也是想你的。”

  回过神来的白瑶瑶想阻止,可是话都被云碧露抢先说了,她只能干着急,上前要去抢手机,但是云碧露才不给她抢到,正好也下了车,云碧露从后座上赶忙下车,跑到旁边去说,“军哥哥,我们到了飞机场,马上要走了,你回头再给瑶瑶姐打电话吧”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