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露偶尔会翻开手机看看,浏览下新闻,一看到是总统西容子烨的,就皱起眉头,恨不能将手机摔了,但看到对面白瑶瑶平静的样子,都有些奇怪,难道瑶瑶姐真不难过了可是不可能,看瑶瑶姐脸上的神情,她明白,白瑶瑶只是将情绪压了下去。

  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特别难过,但心里的伤痕很难抚平吧

  这也让云碧露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云碧雪,她想,幸好当时姐姐及时遇到了姐夫,要不也会特别难过吧而且那会她还不在身边,想想就心疼的紧。

  趁着瑶瑶姐休息的时候,云碧露去书房找皇逸泽,跟他抱怨西容子烨,反正是各种不满,各种控斥,坐在书桌前,用笔使劲在那戳纸张,戳成了一个个眼,还犹不解气。

  她一边戳一边道:“戳死你,戳死你”将所有的气都撒在纸张上,就仿佛用刀戳西容子烨。

  无论在e国的市民心中,西容子烨有多好,但是在云碧露心中,这个西容子烨心思太恶,那样伤害瑶瑶姐,如果一开始就不喜欢,那你也别困着白瑶瑶,非要困住一段时间,然后再舍弃,这种男人想想就让人气。

  她又不敢在白瑶瑶的面前表现出多么气愤,生怕惹瑶瑶姐生气,而且她感觉,瑶瑶姐其实也不恨西容子烨。

  她不懂,为什么西容子烨那样对摇摇姐,摇摇姐还能不气不恨。

  但是她见过,瑶瑶姐那样悲伤绝望的样子,那时候的她,就仿佛一阵风能吹走,对生活没有任何希望,所以她讨厌让白瑶瑶伤心的人。

  看着云碧露这个样子,皇逸泽有些好笑,清幽邪魅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嘴角轻动,未说话。

  “皇逸泽,你说句话,你是不是觉得西容子烨是对的。”

  皇逸泽放下手中的电脑,揉了揉眉心,道:“云碧露,他好歹是总统,出门可不能这么乱叫。”

  “我就这样叫了,他还能把我怎么样”说着,云碧露气势逸矮,托着头叹道:“总想替瑶瑶姐出口气,可是现在才发现,我的力量好小好小,以前小时候经常跟人打架,打的鼻青脸肿都不松口,因为我要让人知道,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我姐姐,哪怕他们比我高,比我壮”

  想着,云碧露又道:“可是长大了,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这样弱小,这世界上比我强大的太多了。”说着,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俨然一个林妹妹的样子。

  皇逸泽一直都是看到云碧露欢快明媚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唉声叹气,心里不由的纠在了一起,呼吸也是一窒,上前轻抱住她道:“别叹气了,再叹就成小老太婆了”

  云碧露立马开始张牙舞爪起来,“皇逸泽,你敢说我是小老太婆,我是小老太婆,那你是什么啊,我风华正茂,青春正盛,你敢说我”

  看着云碧露又恢复无限活力的样子,皇逸泽松了口气,让她闹够了,将她哄睡了,抱她去卧室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外面的夜色,神色幽幽。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