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王千瑾听着汇报,一直都没出声,妖魅的眼中闪过琉璃明灭的光芒,如暗夜之妖,媚色灼灼,幽暗的气息让整个古木大殿里都透着一股压迫之力。

  旁边跪着伺候的侍女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这位少爷不高兴。

  世人都知一个传言:江南狐妖,幻化桃花,媚人心魄,雌雄莫辩。其实说的就是美艳妖魅的王家王少王千瑾。

  这个传言也不知如何流传出去的,但在私底下,南方的很多豪门都清楚。

  更有很多豪门小姐暗恋王少,为了见一面,都变的疯狂至极,甚至用尽手段,但这么多年,王少就仿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身边不缺女人,但从没人看到他为谁驻足过。

  有人暗中猜测,王少其实是无情的,也有人说他有情,他处处留情,其实只为遇到一个他生命中的那个女人。

  当然这都是大家的猜测,私底下众女子还是挤破脑袋想爬上王少的床,毕竟成为王少的女人,地位一下子就被提高了。

  伺候的侍女对王少也是爱慕的,有时候觉得看一眼,都不枉此生,但同时也是惧怕的,因为王少看起来怜香惜玉,妖魅蛊惑动人,但一旦发怒的时候,狠辣起来,也让人惊恐异常,他可以在笑的最迷人时,取人性命,他也可以在蛊惑你心的时候,让人跌入心谷。

  那白衣男子汇报完后,恭敬的弯腰立着,也不敢抬起头,但额头上一直冒着汗,心中也升起一股压迫之气。

  王千瑾看着古木大殿上的琉璃花灯,眼中闪过暗妖之色,明明灭灭中,神色莫辨。

  须臾,他唇角一动,勾出一个蛊惑的弧度,眼中带着焚烧一切的瑰丽之色。

  他优雅妖魅的起身,换了个姿势,淡淡道:“北方的商业聚会有意思起来吧”

  “是”

  王千瑾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慵懒和疲惫,实在是前段时间王家龙脉的事情,让他太忙了,这才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实在是懒得动一下。

  想起云碧雪,王千瑾眼中闪过一丝趣味,“那个云碧雪在商业聚会上打扮的还不错,听说让人惊艳,恩,拿过照片来,我再看看。”

  白衣西服男子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下,不知人家谢少的夫人有什么好看的,但是王少吩咐,他们莫敢不从。

  遂出去了,一会将照片拿了过来。

  王千瑾慵懒的靠在躺椅上,看着照片,神色一动,“这是蓝海之巅的礼服”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他可是明白,价值非凡,全a国独一无二的设计礼服,宁安市的那群土冒可能不清楚,但若拿到天京城,肯定有人知晓。

  这谢黎墨还真是挺宠自己的夫人,随便一件衣服就价值连城,不过谢黎墨越在乎,就说明他的弱点越大。

  想着,王千瑾眯着眼睛看着照片,慵懒的神色一点点褪去,变得认真起来,暗色妖魅,也让人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看完后,他对属下道:“将照片放起来吧”

  白衣西服男子有些莫名,照片放起来是什么意思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