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秦姑瞪大眼珠子,看着请帖,没问题,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眼看着守卫的要来赶他们,语气都不耐烦,甚至都很冰冷,而这时候很多车辆也都来来往往的,很多商业上的熟人也好奇的看着这边。

  正因为秦姑选的高峰期时间,人来人往真的很多,都将视线落在这边,也让秦姑脸涨红的下不了台。

  她一下子从车上下来,开始大声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我可是代表秦家来参加商业聚会,你们敢对我不敬”

  “我们只看请帖,不看人,而且据我所知,秦家还没定下人的家主,你一个妇人就以秦家的下任家主自居”这时候走出来一个女守卫,她毫不客气的朝秦姑说道。

  这句话一出,简直就是打了秦姑一脸,周围的人也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秦姑在商场上作威作福,仗着秦家的地位没少压制人,所以大家难得看到她这么难堪,也跟着大笑。

  秦姑脸色发胀,大声吼道:“笑什么笑。”

  她又看向守卫的那个女子,威胁道:“你一个什么身份的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这是大不敬,信不信我能让你现在就被带走。”

  守卫的女子耸了耸肩,摆了摆手道:“随便,过了今天,还不知你有没有这个权利。”她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秦姑,待会要她好看。

  她突然走到旁边,拿起喇叭道:“这位大婶,请让一让,虽然知道你很想代表秦家来参加商业聚会,但你弄个假的请帖,实在是侮辱我们的智商,请你打哪来回哪去吧,说明你还代表不了秦家,秦家的家主还不是你,请自重”

  这样喇叭一宣布,隔得远的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将视线落在这边,大婶原来秦姑就是大婶级别的了。

  秦姑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气的都有些发晕,站都有些站不稳。

  也不知道谁的车晃了一下,直接蹭着了秦姑,让她一个趔趄也摔倒在地,这会大家更哈哈大笑了。

  秦姑气的用手指着:“你们你们”气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秦姑倒在地上,也没人上前扶她,实在是她平日太高高在上,都不把很多人放在眼里,不如她的,她歧视,比她强的,她妒忌,所以总的来说,秦姑人缘并不好,这时候看她笑话的多,要帮她的少。

  而开车的司机正被人往外赶,也没法下车去扶秦姑,所以秦姑只能在地上坐着,气的眼睛冒血。

  陆陆续续有人经过,就是秦姑被人往外赶,可以说此时秦姑的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在她愤怒不甘快发疯的时候,突然一辆低调而奢华车缓缓驶来,在守卫这停下,摇下了车窗,是秦淮翎。

  此时秦姑没多想,反而如抓住救命稻草般,赶忙起身道:“秦淮翎,你快告诉他们,请帖是真的,是你给我的”

  秦淮翎干净如梨花般的眼中闪过一道凉光,阴冷冰寒,只是一闪而逝,他对秦姑一笑道:“姑妈,你可能糊涂了,我怎么可能给你请帖呢,而且还是假的,姑妈,你还是回去吧,你不是秦家的家主,来这里会让人看笑话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