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白瑶瑶内心很是激动,看到缆车,觉得就不用爬山了,她就跟小孩子一样,吵着闹着要一样玩具似的。

  段炎昊薄唇微启,道:“我看到了。”他自然知道有缆车。

  白瑶瑶啊的愣了一下,“你知道有缆车,那”她想问那为什么不坐缆车可看着段炎昊那冷酷的架势,还是没问出口。

  段炎昊自然也知道白瑶瑶现在的小心思,看到她这个样子,真的就跟小孩要玩具一样,本来冷硬的心很容易软下去,但想到白瑶瑶以后想当女兵,便不能对她心软,“不能坐缆车,还是要爬上去。”

  白瑶瑶不乐意了,跺着脚,头一昂,叉腰道:“段炎昊,本小姐是来蹦极的,不是来爬山的”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如小猫炸毛的样子,眼眸闪过月华般的柔光,但神色不变的道:“要到山顶,就要经过爬山的过程,任何捷径都是不可取的。”

  白瑶瑶看着段炎昊转身继续往上爬,使劲踢了踢脚,揪着嘴道:“固执霸道,大男子主义”

  段炎昊回头看白瑶瑶,“还站在原地白瑶瑶,你确定你是个有毅力能吃苦的人能成为优秀的女兵”

  一听这话,白瑶瑶就焉了,赶忙跟上段炎昊的脚步。

  爬了一个多小时候,白瑶瑶是真的没力气了,段炎昊便陪着她在旁边坐下,拿出了点心,递给白瑶瑶,“吃点,歇会,再走一段距离就到南门了,到时候我们就在那吃饭。”

  看着段炎昊递过来的点心,正是她爱吃的口味,榴莲酥。

  她忍不住舔了舔舌头,真的很想吃,可是她心里还生段炎昊的气。

  段炎昊总是好脾气,从来不恼,看着白瑶瑶别扭的表情道:“真不吃吗真不吃我就吃了。”

  被段炎昊一激,白瑶瑶立马夺了过来,开始大口的吃着,仿佛将榴莲酥当成了段炎昊,使劲的咬着。

  白瑶瑶吃的差不多,段炎昊就递过来一瓶水,“慢点吃,别噎着了。”

  白瑶瑶看着又递过来的水,诧异了一下,回头道:“段炎昊,你以前也照顾过别人吧”她其实意思是,你以前也有女朋友吧但是那句话也不好问出口,因为她觉得段炎昊真的很细心,一看就知道是会照顾人的。

  段炎昊似想起什么,脸上冷硬的线条柔和了些。

  看着他的表情,白瑶瑶心里突然不舒服,心想,他是不是想起某个女孩了

  就在白瑶瑶心情有些失落的时候,段炎昊道:“在家里看我父亲照顾母亲,自然是耳濡目染。”

  白瑶瑶不知为何,心里松了口气,她真的特别想问他之前有没有女朋友,但还是忍住了,毕竟她也有过去,又怎能在意别人的过去。

  休息了会,两人便到了南门,段炎昊带着白瑶瑶进了南门旁边的餐厅,经理亲自在那接待,虽然很是恭敬,但那眼神总是往白瑶瑶身上看,带着好奇带着疑惑。

  白瑶瑶扯了扯段炎昊的衣服,勾了勾手,意思让段炎昊低头,她好在他耳边说悄悄话。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