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西容子烨看着已经快织好的毛衣,手有些轻颤,心也泛起一阵阵激荡的涟漪,他坐在桌板,拿着毛衣不断的看,握在手里,却觉得握着最重要的东西,怎么都无法放下。

  而且握着的时候,他觉得心特别特别沉重,重的他都有些喘息不过来。

  因为看着这件毛衣,看到这复杂严密的针脚,他能想到以前上学的时光,那会白瑶瑶也是一个大小姐,家里条件很好,可以说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都有。

  曾经她买给他衣服,他不要,她就学会了织毛衣,记得有一年冬天,下雪的时候,她激动的站在宿舍楼下,手里拿着一件东西。

  所有人都告诉他,白瑶瑶在楼下等他,可他并不想下去,因为那会他对白瑶瑶真的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想让她不再纠缠自己。

  看着不断下着的雪,宿舍的男生看着还在楼下等的白瑶瑶,都心疼不已,都觉得让白瑶瑶这样的美女受苦,真的是罪过大了。

  为了不让室友多想,他只能来到宿舍楼下,告诉白瑶瑶让她回去。

  但白瑶瑶却激动的说,“你终于下来了,我等了你好久。”那会她这样说的时候,眼中的亮光如火焰般,能照亮整个雪夜。

  而且她一点都没有等着急的样子,仿佛看到他,是多么惊喜的事情。

  他当时只是淡漠的道:“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在楼下等我了,会让我很困扰。”

  “虽然你不接受我,但我喜欢你,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就足够了,我知道买的衣服你不喜欢,这是我亲手织的,你看看,喜欢吗”

  直到现在,他依然记得那会她如一个孩子般渴盼夸赞的目光。

  他那会低头就看到白瑶瑶拿出来的毛衣,他一眼就看到了她手指触目惊心的伤痕,他明白,那都是针脚扎伤的伤口。

  当时他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什么都没说,看着她灼灼明亮的眼眸,还有满头满身的雪花,第一次收了她的东西。

  那会他回到宿舍的时候,白瑶瑶还没有离开,室友告诉他,白瑶瑶还在下面站着,他打开窗户往下一看,就看到了她正在仰头往上,她似乎也看到了他的身影。

  她那会才兴奋的摆手,大声道:“你好好休息,注意保暖,我走了,以后还会织给你的。”那时候她兴奋的声音都能传遍整个宿舍楼。

  就连现在隔了多少年,他脑海里依然能回荡出那样的笑声,太过灿烂明丽的笑容,让他都内心愧疚不已。

  白瑶瑶曾经对他的好,他就连现在都无法回应。

  想着,西容子烨心里越来越空,他不知道在这里的时候,白瑶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给他织毛衣的,她是不是特别的恨他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西容子烨看着外面越来越黑的夜色,这才起身,拿着毛衣从卧室走到客厅。

  有一个仆人看到总统阁下手中的毛衣,愣了一下。

  虽然只是细微的动作,但也被西容子烨发现了,他走上前问道:“你知道这件毛衣”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