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东昆一看眼前的美女也不搭理自己,竟然坐在了自己坐的位置上,立马走过去,一把拂倒旁边的酒瓶,碰碰的碎裂声响起,而他更是上前用猪手想去抓云碧雪的身前。

  云碧雪一手打掉贾东昆的手,“滚开。”

  清脆的声音让贾东昆手背都变红肿,可见刚刚云碧雪使了多大的劲。

  “吆喝,小娘们,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落魄的云家还敢和大爷我较劲……哈哈,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带辣的,够味……啧啧……”

  旁边有个杜家的兄弟在那起哄,“东昆兄呀,看这冷美人的神态,看不上你呀!”

  旁边也有女子跟着娇俏的笑着,“咯咯,贾哥哥,人家云大小姐可是攀上了谢少,怎么可能陪你喝酒呢,人家是有后台的,果然大牌了。”

  “是呀,谢少谁敢惹,听起来就让人怕怕的!”另一个女子说着,目光更是挑衅的看着云碧雪。

  ……

  贾东昆,有些醉醺醺的,此时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刺激,头脑拎不清了,“我呸,一个破落云家,敢和我贾家叫嚣,知道我们贾家的后台是谁吗?哈哈,谢少?一个外来户,还真以为能掌握我们宁安市的实权……”贾东昆生气的鼓囊说着。

  苏冷纤本来看到云碧雪不请自来,心里极为不爽痛恨,不过此时看到云碧雪被众人埋汰,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贾东昆,云大小姐以前还想和我哥哥在一起呢,不过我哥喜欢的是孟心妍,才不会是她呢,听说上大学那会有很多人追呢,不过可难追了,大家都说追的了云大小姐的才是真男人。”

  “哎呀,人家云大小姐现在看上的是谢少!”

  “谢少算是个什么东西,冷美人,你就跟了我,保你吃香喝辣的,哈哈……”说着,一口酒味喷出来。

  云碧雪在旁边冷眼看着众人的神态,心中不屑冷笑,果然都是一丘之貉,今夜她就让所有人好好见识她的手段,敢打她和谢黎墨的主意。

  眼看贾东昆的咸猪手又要伸过来,云碧雪直接拿起桌子旁的一瓶酒,狠狠的朝着桌子上猛的一砸“碰”这声狠辣的清脆声,可是惊住了包间的众人。

  玻璃碎片溅的到处都是,里面的酒更是流了一地,整个热闹的包间瞬间鸦雀无声。

  “碰!”第二个酒瓶狠狠砸碎在桌子上的声音,云碧雪将一只脚搭在桌沿上,一只手拿着被砸碎的半截酒瓶。

  “还想看吗?那就把你们刚刚的话都说一遍!”云碧雪的声音带着冷厉,目光更是锐利的扫视周围的人。

  所有人都在这瞬间被云碧雪身上的煞气所惊吓住,在场也都是豪门娇惯的子女,哪见过这种疯狂暴力的场面,顿时什么话也不敢说,他们都有种感觉,似乎只要自己开口,就能成为刚刚那酒瓶。

  云碧雪冷嗤一笑,“怎么都不说话了,贾东昆是吧?你们家连豪门都算不上吧,顶多是个靠煤发家的暴发户,也在这里逞能。”

  贾东昆回过神来,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被云碧雪如此瞧不起,在看周围几个人的神色,立马曝起,“哈哈,跟哥玩这个,我看谁能玩的起,叫人来,我看看谁的气势大。”说着,一把踢倒了旁边的凳子,抓起旁边的酒瓶就要朝着云碧雪头上发暴。

  此时大家也回神,心中壮了胆子,她们怕云碧雪做什么,只不过会闹气势罢了,她还真敢做什么不成,她们这些人可是好几家的豪门大户。

  “贾哥哥,你好厉害。”

  “贾兄弟,说的一点不错,攀上谢少算什么,还不知是谢少的第几任情人呢,明天什么就都不算了,哈哈!”

  ……

  云碧雪眼中光芒危险的眯起,眼看贾东昆的酒瓶就要砸到自己的头上,她微微一侧身,手一伸,瞬间捏住了贾东昆的手腕,只能“咔嚓“一声脆响,贾东昆的手被扭折了。

  “啊……”一声疼痛的喊声,让大家不敢置信。

  紧接着云碧雪冷笑一声,将那猪手狠狠按在了玻璃碎片的桌子上,然后半截酒瓶往那手背狠狠一插。

  “啊……啊……”凄厉的喊声从贾东昆嘴边喊出来,他疼的全身都发抖了,手上被酒瓶插了一半,鲜血横流。

  “啊……”有女的受不住这种场面,尖叫出声,胆小的吓的就往门外跑,可怎么开那把手,就是打不开。

  云碧雪勾唇一笑,早在进来没多久,杨梅便出去将门从外面锁死了,今夜谁都逃不掉。

  “现在害怕晚了,想动谢黎墨和我,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云碧雪扫视四周,淡淡的说着,声音却透着寒冷。

  她一想到这些人中的家族联合起来对付谢黎墨,一旦让他们成功,谢黎墨的整个政治生涯都将终止,还有可能会被宁安市的所有市民赶出去。

  想到自己曾经经历的一切痛苦和绝望,若不是谢黎墨,她哪里来的温暖,哪里有一次次绝处逢生,或许若不是有谢黎墨在,她可能早就毁了。所以面对心中那一处温暖,她必须守护,哪怕双手开始沾满鲜血,她都在所不惜。

  有人开始打电话,谢十一站在旁边直接将电话给摔在地上,一窝蜂的涌上谢十一,想和她抗衡,奈何都不是谢十一的对手。

  苏冷纤颤巍巍的开口道:“云碧雪,你如此歹毒狠辣,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你哥哥?呵,他比我心狠之甚,他是不是放过我,又如何,我今日就是要告诉你们,想出手毁了谢黎墨,那我就先毁了你们。”云碧雪说话间带着咬牙切齿的狠意。

  “啊……手……手……饶命……”贾东昆在那气息微弱的求饶,疼的几乎都说不上话了。

  “现在知道怕了,回去告诉你们的家人,敢动谢黎墨试试,我会从你们身上一个个讨回来,你,你还有你……”云碧雪一个个指着。

  “云大小姐,我们的家人绝对不会对谢少做什么的。”

  “对,对,我们也是……”

  ……

  看着众人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的态度,云碧雪一笑道“你们刚刚的话,我可都听的清清楚楚,别以为一句话就能收回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