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作为男人,谢黎墨本就不善于表达,有些话他藏在心里,自己明白,却说不出来。

  就如同他对云碧雪的心,对她的保护,都是自然而然的想去做,只想守着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所有。

  所以一开始的计划,他都会为她打乱,所求的也不过是她开心快乐。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她在自己身边,出差的时候,也总是会牵挂她,总是不放心,每天晚上听到她的声音,心才算是踏实起来。

  而现在,有些话,他会不由自主的对她说出来,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很多时候妹妹对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沉默的听着,后来妹妹逝去后,他疼痛之中,只能将内心的话对着冰冷的空气说出。

  而现在遇到了云碧雪,他才开始一点点将内心的话说出来,发现,有时候说出来,真的会让彼此都开心。

  语言是彼此沟通的桥梁,有时候内心的话不说出来,对方就不会明白,甚至会产生误解。

  云碧雪安静的靠在谢黎墨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仿佛能明白他的心声,嘴角也挂起浅浅的笑意。

  走到卧室,谢黎墨将云碧雪轻柔的放在床上,将她的脚轻柔的挪好。

  云碧雪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道:“黎墨,你从柜子里给我拿件好穿的睡衣。”

  谢黎墨看了眼云碧雪的衣服,然后走到柜子旁,轻轻一拉,看到里面一排睡衣,各种款式都有,还有很多小熊的花样,他轻笑的摇头。

  云碧雪在床上看着,能看到谢黎墨侧脸上的笑容,“老公,你是不是在笑我的睡衣”她记得以前刚买那种款式的睡衣时,店员都在偷偷的笑,那会她没管别人,自己喜欢就好,这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都这么大了,还喜欢那样卡通少女版的睡衣。

  谢黎墨回头看向云碧雪,目光温润柔和,“我是在想,今晚你想穿哪种款式的”

  云碧雪指着柜子的一款系带长款睡衣,“就是左边第五个,那个中长款的,跟裙子一样,我就不用穿裤子了。”说完后,云碧雪的脸突然就红了,她明白这句话特别有歧义,赶忙低头,都不敢看谢黎墨。

  谢黎墨优雅的站着,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开始从左边数第五个,拿了出来,跟云碧雪道:“是这个吗”

  云碧雪低头胡乱的将衣服拿来,“恩,是这个。”

  谢黎墨右手扶着额头道:“夫人,你确定是这款连看都没看。”

  云碧雪抬头一看谢黎墨,一下子被他眼中那种暗魅灼灼的目光给吸引住了,本来就在想某些旖旎的场景,此时更是脸红了起来。

  谢黎墨眼中闪过一道异光,自己的夫人竟然脸红了。

  他将身子前倾,靠近云碧雪,就连呼吸都能喷在她的脸上,他轻抚云碧雪的脸,低沉而有磁性的问道:“夫人,在想什么”

  “你”说了后,云碧雪想再次低头,却被谢黎墨用手一把按住了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