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的脸色不太好,自己揉着脚踝道:“真的不疼,就是刚刚才疼的。”

  谢黎墨深沉的叹了口气道:“我的夫人,不要将你家谢先生当成傻子,这些泡什么时候起的,又是什么时候磨破的,难道我还看不出来”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深沉的眸光,气势一下子弱了,“可我真的是刚刚发现的。”

  “云碧雪,还说谎,再说谎,几天都不许出门。”

  云碧雪立马急了,拉住谢黎墨的衣袖道:“别呀,我不说谎,这两天公司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怎么能不出门。”一直待在家里,她是待不住的,心里装着事,还是要去公司的,但她也知道,谢黎墨生气的时候,说一不二,所以现在她可是要跟他好好商量着,不能惹他发火。

  或许云碧雪一副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样子,彻底惹怒了谢黎墨,他抓住他的脚,开始看。

  由于脚太疼了,谢黎墨这样一动,云碧雪就觉得抽疼的厉害,道:“哎呀,疼”这时候疼的小脸都皱在一起了。

  谢黎墨对云碧雪无奈又有些咬牙切齿的滋味,“云碧雪,现在知道疼了,之前不是忍的都挺好”

  云碧雪低头,跟犯错的孩子一样,轻声软语的道:“我那是怕你担心。”

  “怕我担心就不说,怕我担心,就让自己的脚受这样大的痛”

  面对谢黎墨一连的质问,云碧雪说不出话来,只是低头沉默着,心想他火气发出来估计就好了。

  谢黎墨叹了口气,“云碧雪,你说你是小孩子吗这样的事情还要我来问你,还要疼成这样,泡都磨破了才说,是不是”

  云碧雪嘀咕道:“其实磨破了也不想说的。”

  谢黎墨这时候是真的有些咬牙切齿了,打舍不得,责骂更舍不得,真是头疼的厉害,他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还真是有理了”

  “我没道理的,只是看我这么疼,我们回家好不好”云碧雪觉得再待下去,他还是会训她的,所以只能软语商量着。

  看着云碧雪撒娇如小猫的样子,谢黎墨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只是看着她的脚心疼的慌。

  一把将她抱起来,然后放在车上,两人这才回家了。

  回到家里,谢黎墨就拿起药箱,开始给云碧雪处理脚伤,他的动作细心温柔,就如同对待最珍贵的娃娃,那样的小心,给她抹上一点药,就要看看她的表情,怕她疼也忍着。

  云碧雪看这样,更要暗中咬着,还对他笑着,意思是自己一点都不疼,可是心里明白,脚怎么会不疼呢不动都疼的厉害,何况这样敷药。

  怕谢黎墨太过担心,云碧雪故意开玩笑的道:“老公,我穿了一天的鞋,我脚是出汗的,有味,你是不是嫌弃呀”

  谢黎墨手上的动作一顿,轻斥道:“净胡说,什么时候嫌弃过”

  “那就是说我脚还是臭了”说着,云碧雪眨巴着眼睛看向谢黎墨。

  谢黎墨摇了摇头,“你呀,跟我钻牛角尖了。”说着,他还是那样认真细心的敷药,生怕敷的不好,让她脚再受伤。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