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低头看着白月曦,眼中都仿佛带着吞噬般的暗光。

  暗沉幽幽的,他周身都仿佛弥散着黑暗的气息。

  他勾了勾唇角,整个人都透着黑暗诡谲的气息,妖异又艳烈。

  舌尖舔了下唇角,仿佛勾魂摄魄一样。

  阿陌看着白月曦的眼神,仿佛真的要将白月曦给吞下一样。

  仿佛勾人的暗夜妖精一样。

  白月曦睡觉的时候,是真的睡的很沉很沉,几乎感知不到周围气息的。

  她也不知道床头还站着阿陌。

  她睡着睡着,感觉到空气中有些冷。

  本来是睡的有些热的,感觉到冷意的时候,白月曦睡着,都本能的去够被子。

  但是被子被她蹬到了一边,她怎么扯都没扯到身上。

  自始至终,白月曦都是睡着的,所有的行为也都是本能的行为。

  阿陌看着白月曦这个样子,轻轻笑了,无声的笑着,有一种潋滟倾城的感觉。

  这样的阿陌无疑也是美的,美的如妖。

  阿陌上前走了一步,然后轻轻的伸手扯过被子,给白月曦盖上。

  白月曦盖上了被子,不觉得冷了,她瞬间蜷缩了起来,蜷缩在被窝里,脸颊还蹭了蹭被子,一副高兴的样子。

  阿陌看着白月曦恬静的睡颜,看着看着,似乎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

  一直到很久后,阿陌才转身离开。

  如风一样悄无声息的,几乎没有痕迹。

  除了阿陌谁也不知道。

  这里是白月曦所在的院落,院落外面有守卫的,府内的其他人不能随意进出这个中心院落。

  但是阿陌是被白月曦安排在她旁边房间的,所以阿陌才能在院落里走动,才能无声无息的进入白月曦的房间。

  或许,从一开始,白月曦对阿陌就是不设防的。

  旁边的这个房间,也是白月曦的一个卧室,里面摆放了她的很多东西。

  阿陌都可以看到白月曦的生活痕迹。

  还有几本话本,是时下流行的那种话本。

  阿陌看了后,淡淡挑了挑眉。

  还有医书。

  阿陌想到白月曦白天拿回来的银针,他若有所思,眼中闪过幽幽复杂的光芒。

  “因为我相信阿陌……”

  白月曦白天说的那句话,此时回荡在了阿陌耳边。

  这句话仿佛在他心口点燃了一把火一样,一下子燃烧了起来,越烧越旺。

  阿陌深呼吸一下,赶忙将手中的书放了下来。

  房间里还有几本书,阿陌拿起来看,是史书。

  无人知道,阿陌其实会看书,会习字。

  他从小就聪慧异常,他都是偷偷的看书写字的,当然他隐藏的也很好,无人知晓。

  也正是因为知道的多,心思藏的深,他才能一再的活下来。

  如今遇到了白月曦这位大小姐,他相信,只要她对他还有新鲜感,他的性命就是有保障的。

  而在白府这段时间,他可以更好的学习。

  只不过这位白大小姐,似乎危机重重,白府又不知道能存活到什么时候。

  晚上睡在这样宽敞舒适的房间里,阿陌以前都没敢去想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