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曦气势凌人,目光冰冷的盯着跪在地上的人,威慑力十足。

  某属下跪在地上,额头都冒汗了。

  他都没想到,那么好拿捏的大小姐,竟然有如此强盛的气势。

  她明明才十二岁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少女,却有着震慑人的气势。

  某属下脸色发白,都慌乱了起来。

  但是他还是不敢乱说话。

  白月曦冷冷一笑,对小翠道:“小翠,他是如何对阿陌动刑的,你就让人对他如何动刑,这一次,你让人亲自看着,别让他死了,让他开口说出幕后指使。”

  “是,小姐!”

  白月曦知道丫鬟小翠是衷心的。

  书中其实对白大小姐所处的环境,并没有详细的描述,都是一笔带过。

  很模糊。

  但是根据白月曦脑海里的前身记忆,她大概明白,白侯府,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

  老太君只有她父亲一个儿子,而她父亲和母亲感情好,也只有她一个女儿。

  很多人看到这样,都想着来夺得这府中的权力。

  但是老太君和她父亲,似乎是想着让她来成为诸侯。

  这一代,当初分封诸侯位的时候,是在太爷爷手中。

  但是太爷爷将诸侯位给了她爷爷,然后到她父亲,再到她。

  白月曦大概明白,无论是奶奶还是父母,都是想着让她继承这个诸侯位,成为女诸侯。

  所以从来没人拘束着她的性子,都是当男儿养的。

  过了一个时辰后,小翠来跟白月曦汇报,“小姐,他招了,是二少爷指使的。”

  白月曦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二少爷?

  白月曦冷笑一声,无非是旁枝的兄弟,还想搅乱府中的浑水。

  她要想个办法,将这些旁枝赶出去。

  不过不能明着赶出去,要找一个理由。

  白月曦脑海里闪过一道光芒,心中已经有主意。

  不过她还是要先去看看老太君,也就是前身的奶奶。

  老太君喜欢清静,所以住在最里面的院子里,平日无人打扰,很是清净。

  白月曦进去的时候,都能听到咳嗽声,还能闻到药味。

  “奶奶,奶奶……”

  老太君坐在床上,听到孙女的声音,高兴的道:“是曦丫头来了,快,快让奶奶看看。”

  白月曦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老太君,一看,就知道她是得了重病。

  老太君看着白月曦的时候,眼中都是带着慈爱的光芒,嘘寒问暖。

  还觉得白月曦瘦了,心疼的嘱咐她要多吃点,别被人欺负了去。

  白月曦能感觉到老太君对孙女浓浓的慈爱和关怀。

  好像这一家子都很宠原主。

  就是那种白月曦从来不会错,白月曦做的都是对的那种感觉。

  “奶奶,孙女很好。”

  白月曦不动声色的给老太君把了把脉,她发现,老太君是被下了慢性毒药,所以身体才会如此。

  意识到这个,白月曦脸色都变了变。

  但是她看了看屋内的人,对奶奶道:“奶奶,我有悄悄话想跟你说。”

  老太君自然没多想,笑着道:“是不是跟你买回来的人有关?丫头长大了都不好意思了。”

  白月曦没说什么,只是让屋内的人都出去。

  这会白月曦才严肃的跟老太君说正经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