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曦意识到她要是表现的太特别,跟前身很不一样的话,会被府中的人怀疑的。

  白月曦只能咳嗽几声道:“你有这样一副好皮囊,要是死了才是可惜,你现在要是感谢本小姐,你就赶快养好伤,跪来跪去的,伤口再裂开,还要给你请大夫,麻烦。”

  白月曦看过书,所以她按照前身说话的方式去说话,表现的纨绔一些。

  偏偏她才十二岁,而且神色柔和,说起这番话来,还是不够凌厉的。

  其实这会,白月曦心中在叹息,她欲哭无泪啊。

  她不想表现的那么纨绔,但是她为了不被怀疑,还不得不继续如此。

  况且,她也发现了,阿陌应该不记得她,不记得现代的一切,对她也是没记忆的。

  阿陌恭敬的道:“是,小姐!”

  完全一副柔顺的样子。

  白月曦看着阿陌这样,心中有一团火在烧。

  但是她也知道,这个时代是封建的古代社会,虽然是架空的世界,但是奴隶地位非常低。

  她要是想护着阿陌,对阿陌特殊点的话,就要想一个好的办法。

  白月曦走到门口,故意大声道:“你是本小姐买回来的人,本小姐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还有,只有本小姐能欺负你,任何人不准动你。”

  白月曦说话声音很大,而且是一副恣意纨绔的样子,门外很多下人自然听到了。

  大家窃窃私语着小声讨论着。

  “这个陌奴可真是好容貌,怪不得大小姐将他买回来。”

  “听说,大小姐出去一趟,也就买回来了陌奴,如今又对他如此特殊,果然还是那一脸容貌迷住了大小姐。”

  “他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身份,大小姐是什么身份,他能跟在大小姐身边,自然要卑躬屈膝点,之前还冲撞了大小姐。”

  “大家以为大小姐是真的动怒了,没将陌奴放在眼里,差点打死了,这大小姐秋后算账,那些人的命就难保了。”

  “说来,大小姐才是白月城的公主,有老太君护着,谁也不敢拿大小姐如何。”

  “可惜老太君身体也不如以往了,侯爷又在边关,白月城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

  “大小姐没有兄弟,你们都该不会以为大小姐以后继承家业吧?”

  “胆子这么大,这种事可不能随便议论……”

  ……

  对于下人的议论讨论,白月曦并不知道。

  白月曦能感觉到阿陌的紧张紧绷,她先让人照顾阿陌。

  她则让丫鬟将动刑的人叫出来,审问道:“对阿陌动刑的人,是自作主张?”

  “小姐,属下也是以为您动怒了,所以想……”

  白月曦冷笑一声,“所以想打死阿陌是吧?到底是谁指使的?说!”

  白月曦从小在白氏家族长大,见多识广,她不屑于用手段,不代表她不会用手段。

  她知道前身飞扬跋扈,没点心机,不知道这下面的人是故意暗中是手段。

  但是她不会,她清楚的明白,背后若无人指使,没人敢打死阿陌。

  其实前身也没有多坏,都是底下的人仗势欺人而已。

  到底是谁敢这么做!

  这一刻,白月曦的气势完全释放了出来,空气中都带着强大的威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