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说着这句话,云碧雪更是狠狠的按住沈静翠的头,就这样靠在墙壁上,“还有,我以前不动手,别以为我就好欺负,这次是你想杀我,刚刚还跟疯狗一样,惹着我了,我会让你知道惹着我会如何。”

  沈静翠被云碧雪狠狠的按住,只能双手乱抓,无法动弹,她大喊道:“云碧雪,你休想吓唬我,我不怕”

  云碧雪眉心一动,突然灿烂一笑,拍了拍她的脸,冷声道:“我知道你不怕,所以待会会让你看个好戏。”

  看着云碧雪笑的如此灿烂,沈静翠心里有些打鼓,因为她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在帝豪,云碧雪带着一个女保镖进了他们的包间,就开始发狂,那种压迫人的气势和行为,她现在还没忘记。

  总觉得今天的云碧雪跟那天一样,根本就不像是外界所说的那样,温婉和顺,她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为了给自己壮胆,沈静翠道:“云碧雪,我什么没经历过,你想吓唬我做梦。”

  云碧雪摆了摆手道:“我也没想做什么,只是担心你待会疯了,我设置的游戏便进行不下去。”说着,有扯了扯沈静翠的头发。

  沈静翠啊的一声开始痛叫,头被扯的特别疼痛。

  云碧雪面无表情的道:“这声音挺好听的,你继续叫,我还想多听听,要不我给你录下来”

  沈静翠没想到云碧雪现在心这么硬这么冷。

  看着沈静翠的目光,云碧雪冷声道:“别这么看我,如果你三番两次被杀,在生命线上爬过,你还会对敌人仁慈”

  沈静翠心里一个激灵的打了个哆嗦,如果是她,她绝对不会放过想杀她的人,为了活命为了报仇,她任何手段都能使出来。

  一想到她能使出的手段,沈静翠也心里发惊,脸色带着一丝惊恐,如果云碧雪也是这种心态的话,那她不可能会好好活着。

  沈静翠心里惊恐,连忙道:“云碧雪,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去找我的”

  云碧雪嗤笑一声,“沈静翠,你是很聪明,但你的聪明用错了地方,我不想知道,换句话说你口中的话对我没价值。”云碧雪明白,就算是沈静翠她自己,知道的肯定也不多,况且谢黎墨去拿录像带去了,;录像带记录的可比沈静翠的话有价值多了。

  沈静翠看着云碧雪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开始打转想办法,她不能死,她还要活着。

  云碧雪任由沈静翠想办法,就在沈静翠想继续变疯子的时候,云碧雪道:“如果这次你还能活着,那么送你继续在疯人院待着的时候,我会找几个比你还疯狂的疯子,这样你也有个伴。”

  云碧雪现在可是学会了拿捏人的心思,情商已经比之前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果然这句话一说,沈静翠脸色就变了,变的害怕起来,她在疯人院待过,是清楚的知道那些疯子有多么疯狂,她一开始进去的时候,没多大问题,就是跟一群疯子待的久了,她精神也出现了问题。

  不,不,她绝对不能再跟疯子待在一起了,她一定要想办法。

  沈静翠的眼神开始躲闪,不敢看云碧雪,即使心里不断打鼓,不断忐忑,她也尽量不想让云碧雪看出什么来。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