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着苏冷纤的话,苏冷寒什么也没说,目光一直落在急救室里,双拳紧握,就那样站在原地。

  苏母却是不断的走动,来回念叨:“这都是些什么事,我的阳阳呀,你才多大,就受这苦”

  听着苏母难过的声音,苏父道:“行了,少说几句,没看儿子难过吗”

  苏母只能忍住,不再乱说,看着自己的儿子,特别酸痛又特别难过,但不知道说什么去安慰,儿子长大了,很多心事都藏在心中,现在也不跟她这个当母亲的商量了。

  她还是忍不住嘀咕道:“好端端的,怎么就跑出来个疯女人”

  这句话苏母说的很小声,但也被苏冷寒听到了,他僵硬的转头看向苏冷纤道:“那个疯女人是谁”

  苏冷纤心颤了颤,有些不敢说。

  苏母拉住苏冷纤的手,“你哥问你,你快说,不说,他会着急的。”

  苏冷纤用手背将眼泪抹去,将头使劲的低下,小声的道:“她是李文慧。”

  这三个字一说出来,苏冷寒神色一变,眼眸也跟着动了动,心里念着这三个字,都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李文慧,既熟悉又陌生,曾经的一夜,后来他给了她一笔钱,再后来她一直想出现在自己面前,很多次,他劝说她无果,被孟心妍发现了一次,两个女人不知闹了什么,再后来他没见过她。

  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要来抢阳阳。

  苏母和苏父也是想了好久,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苏冷寒看向苏冷纤,一叹道:“她疯了吗”

  “哥,她疯了,真的面目全非,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对峙的时候,她说这一切都是孟心妍做的,那会孟心妍还是孟家小姐,她有钱有权能请得动人对李文慧下手,李文慧说的话完全就疯了,她要抢阳阳,也是想报复孟心妍,哥哥,或许她对你也是有感情的,也是想你”

  苏冷寒的神色很冷,“冷纤,你现在还在帮她说话,就连第一次也是你做的吧”

  苏冷纤一惊,瞬间抬头睁大眼睛,结巴的道:“哥,你你当初都知道”

  苏冷寒无奈而又痛心的闭上了眼睛,曾经如玉温雅的男子这时候多了一丝颓然和凄冷,他开口道:“如果不是你从中做了什么,她是爬不到我床上的。”

  听着这话,苏母也明白过来,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她竟然这么做,她这当母亲的实在无法理解。

  而现在,苏母也想起来李文慧是谁了,就是自己儿子在外面有一夜后来缠着儿子的那个女人,没想到疯了,还做出这样的事情。

  苏冷纤被苏母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心里很受打击,她哭着道:“都是我的错,我当初是糊涂了,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也后悔,我真的不知道,呜呜”

  “过去的都过去吧,现在只盼着阳阳好起来,别的我什么都不会再管了。”对苏冷寒来说,现在阳阳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女儿是他现在活着的希望。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