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着云碧露心血来潮的话,白瑶瑶指了指旁边散发幽冷气焰的皇逸泽道:“碧露,这次我帮不了你。”

  云碧露回头一看,皇逸泽的神色,立马打哈哈道:“我刚刚只是说着玩的,再说还要上课。”

  皇逸泽只是轻笑,道:“你要是真这么想,等寒假的时候,我可以带你去,正好操练操练,只要你不怕吃苦。”

  云碧露赶忙摇头,“别呀,皇逸泽,你是我男朋友,要体贴我心疼我,我可不能吃那种苦。”

  “不是想变强保护你姐姐吗怎么这点苦不愿意受”

  云碧露一听这话,纠结了下,“我不怕吃苦,寒假只要你陪着,我就操练,锻炼自己,我也会是一个出色的士兵。”

  皇逸泽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发,道:“我看你是最不听话的兵。”

  云碧露坚持道:“皇逸泽,你别不信,我会是很优秀的兵,不会给你丢脸的。”

  云碧露以为皇逸泽不相信,还要说什么,但皇逸泽却转身道:“我相信你,会成为最寒假训练的优秀女兵,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事情还是要等放假了再说。”

  “好。”

  看着云碧露和皇逸泽相处那样和谐的样子,白瑶瑶也跟着露出一丝笑容,她对以后的生活充满期待,希望一切都好好的。

  而这段时间,云碧露和皇逸泽继续忙着上课,白瑶瑶也不用闷在家里了,她已经找到事情做了,就是整日缠着那个冰块军哥哥。

  她现在看到他脸上冷酷的样子,是一点都不紧张拘束了,因为她知道他就是纸糊的老虎,是不会拿她怎么样的,更不会对女人凶。

  白瑶瑶缠着他,顶多就是问关于军队的事情,她回家好上网查科普,她要做好一切准备。

  只是夜晚,午夜梦回的时候,她还是会因为想起西容子烨,而泪流满面,她会一个人躲在卧室里,捂着脸,不断的哭泣。

  第二天眼睛肿了,她就用冰块敷一敷,用点眼药,跟没事一样,继续出门折腾,似乎缠着冰块了解关于军旅生活,也是她充实自己的一部分。

  她盼着赶快回宁安市,她也盼着去军队。

  因为她不想再半夜的时候,因为梦到那个人,嚎啕大哭

  心中的疼无法诉说,多年的感情,让这种爱已经融入了骨髓,要割舍要放下何其难,她只能偷偷的哭,只能用这种方式给自己解压,但在白天的时候,她尽量让自己多笑笑,不让身边的人担心。

  而宁安市也进入了商业聚会的倒计时,整个宁安市都沉浸在这种氛围里,连商场都跟着打折促销,毕竟各地有很多商人也会来宁安市,就为了多了解一下商业聚会的事情,毕竟宁安市是全国的重大经济交流中心。

  云碧雪虽然没什么事,但也忙的不可开交,她要作为谢黎墨的夫人去参加,也要作为云家家主的身份参加。

  所以她身上有两种光环,她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做好。

  苏冷寒为了参加这次商业聚会,让自己妹妹从拍戏的剧组暂时回来,帮着苏父苏母照顾阳阳。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