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样的苗子芙,云碧雪觉得她人性还不至于完全抹灭,“还没找到,不过有了一丝蛛丝马迹,不过你要拿当初的真相来跟我换。“

  当初她之所以找这个线索,也是为了制约苗子芙,从而套出真相,别让安夜轩对云家出手,可是虽然晚了,但如今能知道也算是画个句号吧。

  苗子芙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自嘲的道:“好,我诉你,大火是楚菲儿自己放的,我只不过被牵连,所以我只能打电话找你过去,让所有的嫌疑落在你身上,至于楚菲儿的生死,我也不是那么确定,也许她还活着,可我宁愿安夜轩觉得她死了……”

  当云碧雪走出来的时候,心情有些格外沉重,她抬头看了看天色,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雨的样子,就如同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云碧雪低头走着,冷不丁手臂被人握住,那人的手心传来灼热的温度,让她一颤,然后回眸,看到了清冷高贵的安夜轩,这一刻仿佛时光倒流,她和他的第一次相视,源于校园桃花树下,那时也是灰蒙蒙得到天气,却挡不住彼此眼中的火光。

  冷风吹拂,不一会天空闪过一道闪电,云碧雪一个哆嗦回神,勾了勾唇角,“你都听到了?”她觉得这世界上还真是那么巧,她来看苗子芙,安夜轩也来看。

  安夜轩点了点头,眼中闪过明明灭灭的光芒,一如既往的幽深,但不同过去的冰冷,似乎多了一丝温软。

  云碧雪只觉得心里很累,周周转转,这么久了,他终于知道真相了,可是却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轻快,“既然知道了,以后我们的恩怨也一笔勾销,楚菲儿可能没死,你们安家财大势大,你可应该可以找到。”但云氏集团破产因他而起,这件事不会一笔勾销。

  安夜轩望着在雨中行走的云碧雪,心泛起汹涌的波涛,似乎每一次,他都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她似乎比大学那会瘦了很多,也沉默了很多。

  突然他回过神来,跑进雨帘中,拉住云碧雪的手,“对不起!”

  云碧雪身体一僵,更是狠狠一颤,倏然回头,这个男子是骄傲的,他何曾对谁说过一句对不起,而他刚刚是在说对不起?,“你是在跟我说对不起?”

  安夜轩抿着淡薄的唇瓣,点了点头。

  云碧雪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安夜轩,我接受你的对不起,是呀,你本该就是误解我,然后对我们云家出手的。”闭了闭眼睛,云碧雪挣开安夜轩的手,然后离去。

  安夜轩一直静静的看着消失在雨帘中的云碧雪,心骤然一紧,仿佛有什么东西正从他生命里消失,他有一种冲动想跑过去把她留住,可想到楚菲儿,他便顿住了脚步。

  这一刻的安夜轩不知道什么是错过。

  雨一直下着,云碧雪也漫无目的的在雨中行走,或许这样才会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那些真相萦绕在心里多年,纠缠着他们几个人,如今也该放下了。

  大学的美好时光始于安夜轩,也终于安夜轩,过去的一幕幕从脑海里划过,而她全身淋透了,也仿佛感觉不到冷。

  “云碧雪!”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耳边,那声音似乎还带着咬牙切齿的担忧,她悠悠转身,看到来人,灿烂一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