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孟心彤心想,自己能这么安全出来也是不容易的,喘息了会,平复心中的惊惧,她回头看了下,透过门缝,能看到谢少细心的给云碧雪掖被子。

  她知道,有谢少在这,一切就可以安心了,而且刚刚谢少的那句话,也让她明白,新闻是假的。

  不过她不明白,谁有这样的胆量敢如此做,真是不要命了。

  摇了摇头,孟心彤想,那些就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了,只要自己的朋友有人疼,她还是很高兴的。

  出来后,孟心彤也赶快给周平宇打了个电话,说了下情况,周平宇也是笑道:“就说,谢少是我最钦佩敬佩的人,怎么可能有私生子,果然是捕风捉影,宁安市的新闻媒体估计也要洗牌,这段时间肯定不平静,你自己也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

  却说,谢黎墨在病房里,看着病床上的云碧雪,疼的心都快停滞了,原来她活泼的在自己面前,此时却虚弱的躺在这里,让他的心都跟着颤跟着痛。

  他拿起云碧雪的右手,放在手心里攥着,轻叹道:“夫人,你真是折磨我的心,就那样的消息,你也相信,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真是傻瓜,你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该知道自己对我有多么重要,私生子太过可笑的三个字,你也会相信了,真是傻,等你醒来,非要打你不可,你可真是让碎了心”

  谢黎墨握着云碧雪的手,一直说着,心里却在抽疼,眼底的怜惜光芒更是越来越浓,浓的恨不能将她吞进肚子里,也好过这样提心吊胆的。

  给云碧雪理了理发丝,看着她手背处打吊瓶的孔,就仿佛扎在他心里,真想打她几下,可看她这个样子,又舍不得大声责备她,或者说她的不是。

  每次都这样,她真是在挑战他心脏的极限,“你呀,真是拿你不知道怎么办你说你怎么就相信那种新闻,等你醒来,我一定给你出气,让你自己亲自出气怎么样”

  “看到你在这躺着,我恨不能替你在这躺着,还不醒来吗只要你不醒来,我就这样一直陪着你,也不睡你忍心吗”

  “真是狠心,对我也狠心吗都不醒来,理我吗”

  “哎,晚上都没吃饭,我都做好了饭在家等你,有你爱吃的红烧肉,你说吃了怕胖,其实你都瘦了这么多,瘦的我心疼”

  “你要是再不醒来,这件事我也会怪罪你的朋友,你知道我狠心的时候能做什么,你难道就不担心你要是不醒来阻止我,我真的会狠心将整个宁安市都灭了的。”

  “你知道的,谁让你难过了,我会让对方加倍的还回来。”

  谢黎墨一直说着,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能说话,感觉到她手心的温度,他的心才踏实,只要她一直在这躺着,脸色还苍白着,他的心就跟凌迟一样。

  这是他的夫人,无论怎样,他都会觉得是自己的错,没守护好她。

  也不知道说了多久,看到云碧雪眼角的泪痕,谢黎墨起身,怜惜又心疼的将他眼底的泪水给吻去,“夫人,醒来吧,我的阿雪”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