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孟心彤很是心疼云碧雪,看着她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手里捏着的手机都恨不得捏碎了,心里越想,越愤恨,原来以为谢少很好,可是现在才发现,她看错了。

  孟心彤也是太过担心云碧雪,此时也在气头上,所以很不理智,现在还气呼呼的。

  孟心彤的脑海里就闪过几个字,“私生子”“私生子”谢少竟然有私生子,孟心彤怎么都无法理解。

  而云碧雪一直昏睡着,手上正在打着吊瓶,这个样子,真是让人心疼。

  孟心彤气的头都快炸开了。

  而云碧雪一直陷入梦境中,梦境中是谢黎墨抱着孩子,她的心跟着抽疼抽疼的,甚至都觉得绝望痛苦。

  因为在绝望中,是谢黎墨将她拉出来的,他怎么能再次让她伤心呢

  在睡梦中,云碧雪眼角出了泪痕,或许一直陷入痛苦中,或许就是自己不想醒来。

  孟心彤不能告诉谢黎墨,更不能告诉云碧雪的爷爷,会让爷爷担心的。

  尤其看到云碧雪的眼泪,孟心彤都替她心疼,为什么女人一定要受这么多的苦,她觉得云碧雪受的苦真是够多了。

  有时候都觉得她比自己还苦,心里承受那么多,那么坚强的去安排一切,心里装了那么多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一个女人能承受多少。

  越想,孟心彤心里越酸涩,正因为酸涩不已,她都忍不住想为云碧雪哭。

  尤其听着医院外面护士和医生的对话,她都想出去将那些人轰走,不过她一直忍着。

  最后孟心彤实在是忍不住,走出病房,对着外面大吼道:“吵什么吵”

  几个医生护士看着孟心彤暴怒的神色,面面相觑,立马不说话了,如今大家知道孟心彤已经不是以前的孟心彤了,她如今可是孟家的继承人,孟家的家主,是不能得罪的。

  医生护士再不敢谈论什么,立马散开了,走廊终于清静了,孟心彤反而觉得头疼,她直接去找了主治医生办公室,长办公室桌子上还放着一张报纸,上面是谢少抱孩子的画面,让孟心彤直接撕了。

  主治医生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孟心彤,眉心一跳,“孟小姐,您是”

  “你快去看看,云碧雪为什么还没醒来,她不是没问题吗怎么打完吊瓶还不醒来”

  医生被孟心彤提着衣襟,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媒体上的那个孟小姐吗怎么也如此凶恶

  “发呆做什么,快去看看”孟心彤真的很少这么急这么凶,也是将这位主治医生吓到了。

  她赶忙去病房看云碧雪,仔细做了一番检查,摇头道:“谢少夫人各方面的指标都正常。”

  “别说什么谢少夫人,云大小姐。”说起这个,她就觉得刺耳。

  医生晕晕乎乎的点头,只能改口,“这个云大小姐并没什么异常。”

  “那她为什么还不醒来”

  医生想到今天的新闻,开口道:“有的病人会有这样一种逃避的想法,就是一直沉睡不愿意醒来,是她自己的问题,她潜意识里不愿意醒来,身体并无大碍。”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