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其实云碧雪也有些找不到话说了,但她就是想听他的声音,有时候想念了,就听听声音,心里会好受一些,“老公,那个你在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处理了一半,处理完了,很快就可以回去,你下班的时候,我没法去接你,谢七谢八会去接你,注意安全。”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絮絮叨叨的话,一只手托着腮,甜蜜一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知道。”

  听着云碧雪有些不以为意的话,谢黎墨很是严肃的道:“夫人,你说哪次,你没让我的心跳出来,还说没事。”

  “好了,别担心,我听你的,注意安全。”

  “还有,小心王千瑾,我担心他还在宁安市,只是没找到他的行踪。”

  “嗯,我会注意的,下班就回家,哪里也不乱跑。”

  谢黎墨满意的道:“这才听话。”

  待挂断电话后,云碧雪看着手机,心还是有些空,总觉得还想打电话,还想和他说话,这种感觉几乎控制不住。

  她使劲摇了摇头,然后让王曼将手头的工作都给她,相信这样忙碌起来,就不会一直想着了。

  而谢黎墨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竟然有五六个未接电话,一看是几个小时前自己夫人打来的,手机竟然调成了静音,怪不得她打电话给谢六,还带着一丝不满的语气。

  想到自家夫人生气时,眼波流转的样子,他的心一软,翻出手机看自己夫人的照片,心稍有安慰。

  也不知看了多久,还是门外传来敲门声,谢黎墨才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

  三天后,将紫北市的事情处理完,谢黎墨才回到宁安市。

  他没有告诉云碧雪行程,想着回来给她一个惊喜,结果回到家里,就看到云碧雪躺在沙发上睡觉。

  现在是早晨五点,可以想象,这一晚上她都是在沙发上睡的。

  看到这一幕,谢黎墨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一种冷气和寒气,目光更是带着冰寒,都能将空气冻住。

  他慢慢走到沙发旁,轻抚云碧雪的头发,心中柔软心疼的不可思议。

  云碧雪感觉到身边有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喃喃道:“又做梦了。”说了这几个字,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而这几个字却刺痛了谢黎墨的心,让他的手也跟着一颤,目光里带着浓浓的怜惜和心疼,绝艳的眉心更是紧紧蹙在一起,心中幽叹,“真是傻丫头,傻的让人疼。”

  云碧雪听着声音,猛然睁开眼睛,双手揉了揉眼睛,“我不是在做梦”

  谢黎墨低头在她眼睛上一吻,“当然不是在做梦,傻丫头,我回来了。”

  云碧雪立马起身,一把抱住谢黎墨的脖颈,“真的回来了”她很想很想他,但是这种想念的感觉却说不出口。

  “嗯,要是不信,可以掐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真是睡迷糊了。”谢黎墨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宠溺和怜爱。

  云碧雪果然用手指向下掐了一下,谢黎墨抽了一口凉气,这丫头掐的是他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