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皇逸泽听着这句话,无奈的摇头,“别想这些了,想多了,自寻烦恼。”

  “恩,那我就不想了,不过想到我就要带瑶瑶姐去参加姐姐的婚礼,就觉得超开心,姐姐看到我和瑶瑶姐当她的伴娘,一定会幸福的。”

  云碧露说着,两只手在胸前握住,眼神充满期待。

  她在脑海里勾勒出姐姐结婚的画面,想想都开心的要笑出来,她开始跟皇逸泽说起姐姐和姐夫的事情。

  “姐姐以前吃了很多苦,一直遇不到疼她的那个人,姐姐也很傻,一直只知道付出,替别人着想,我在想,是不是恋爱中的女人都很傻呢还好,姐夫真的疼姐姐姐姐就是姐夫的初恋,哈哈,你不知道,姐夫连女人的心思都不知道,有一次还来问我姐姐为什么不开心,我当时听了都快笑趴下了。”

  说着说着,时间也一点点过去。

  皇逸泽就这样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的说一两句,当云碧露最忠实的听众。

  而说累了,云碧露也歪着头睡着了,皇逸泽没听到她声音,侧目一看,这丫头还真是说睡就睡,刚刚还一副纠结不上来的样子,现在就是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该怎么说她呢幸好这丫头遇到的是自己,皇逸泽真不敢想象,若是云碧露是别人的女朋友,也这样迷糊

  一想到这里,皇逸泽眼中就闪过危险的光芒,内心深处深深的觉得,她只能是自己的,也只有他,才能守护好保护好这么迷糊的她。

  皇逸泽轻轻将云碧露的身子放下,给她盖好被子,然后拿着电脑悄然去了书房,继续忙碌。

  待第二天,云碧露缓缓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头顶的灯,再看旁边,她一下子坐起来,这里好像是皇逸泽的房间。

  难道昨晚她一看自己完好的衣服,再看空空如也的屋子,大脑开始反应过来,昨晚自己貌似就坐在床头,倚着睡着了,后来是怎么回事她就不知道了。

  云碧露还担心瑶瑶姐,赶忙掀开被子,去了二楼,打开门,里面没人,她就担心起来。

  就在她着急担心的时候,白瑶瑶从里屋洗刷间出来,牙齿上还有泡沫,“碧露,怎么了”

  “瑶瑶姐,刚刚没看到你,吓了我一跳。”

  “我没事,也没那么脆弱,醒来没看到你,就知道你这丫头跑去找谁了,昨晚在他那吧”

  “哎呀,瑶瑶姐,人家不是你想的那样,什么都没有,他都不在屋子里的。”云碧露说着,讨好的看向白瑶瑶,双手合十作揖。

  “真没骗我要不我可告诉碧雪。”

  “哎呀,瑶瑶姐,你最好了,你最爱我了,我保证没骗你。”

  听着,白瑶瑶才松了口气,她走进洗刷间漱了漱口,将嘴里的泡沫吐出来,才对云碧露道:“碧露,你太小,知道吗才大二,我是过来人,只是告诉你,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顿了顿,白瑶瑶眯着眼打量了下云碧露,“你说你这丫头还挺有料的,你那男朋友肯定会动心,这不碰你,还真是挺怜惜你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