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白瑶瑶听着这样的歌词,心荡开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那些青春的往事。

  那年初见,她确实也对他产生了好奇,后来是被他的认真执着所打动,全校有名的大才子,那时候的他,虽然贫穷,却如风如幻,给她一种遥不可及之感。

  可是在意了就是在意了,在质莺草长的青春里,她将那点心事一点点隐藏,每日只是偷偷的关注,偷偷的爱着喜欢着。

  后来当他的初恋离去,她看着那么骄傲的他颓然的样子,心疼不已,她当时其实并没想太多,她只是想对他好,就是觉得他好。

  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个女孩要离开他,那个女孩怎么舍得离开他。

  或许那时候她也不懂爱,也不懂什么是感情,她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想对他好,给予她能给予的一切,她家境想对很好,以前热衷的名贵用品,她都不买了,豪华餐厅也不去吃了,她把家里给的生活费都拿了出来,就是想买好的东西给他。

  可是那会她不知道,他会那样的排斥,那样的不乐意。

  可以说最开始她买过的东西都被他扔了,他从来都不用。

  她记得那会他会歇斯底里的发怒,说让她别再买东西给他,也会很冷漠的无视她。

  可以说对待这段感情,她真的很傻很傻,她只记得他手里一直戴着一块手链,那快手链都很旧了,似乎磨损了太多,可她知道他很喜欢,后来才明白,那是他的初恋送的。

  他的初恋后来跟了别人,那是学校的富二代,家里有钱,也许他后来那样的刻苦,对权利那样有野心也是跟当时的打击有关。

  一想到曾经,她就觉得她很傻,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不知道还会不会那样做。

  云碧露看着白瑶瑶神色间的异样,更紧的握住她的手道:“瑶瑶姐,别难过了,待会我们就到了住的地方,现在谁都不会对你怎么样,而且这辆车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监拍录像也拍不到车的具体样子和车牌号,这是运用光线原理。”

  白瑶瑶点头,对云碧露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事。”

  “瑶瑶姐,你还是别笑了,我看着难过,一定会好的,你现在也自由了,那个西容子烨也太过分了,不过还好他将你放出来了。”

  车到了云碧露上次和皇逸泽住的别墅里,云碧露带着白瑶瑶进去了,皇逸泽将车停好地方,也走了进去。晚上,皇逸泽还是睡一楼,云碧露陪着白瑶瑶睡二楼,因为不放心,云碧露就和白瑶瑶一个房间,想陪她说说话。

  晚上,云碧露都挑着高兴的事情跟白瑶瑶说。

  白瑶瑶不时的露出笑容来,道:“碧露,那是你男朋友吧虽然话不多,但对你挺体贴的。”她是真的为这个妹妹开心,她和云碧雪是这世界上最好的闺蜜姐妹,所以碧露也是她最爱的妹妹。

  云碧露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那个,瑶瑶姐,他哪有对我那么好的。”

  白瑶瑶有些感慨的道:“你这丫头呀,要好好珍惜知足,现在这样的男人少”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